挑動群眾鬥醫生

梁根源

 

  近日,醫管局以醫生短缺為由,要免考試輸入外地醫生,本地醫生團體大力反對,但在輿論戰上,似乎落於下風。

  傳媒報道醫生團體反對的理由,是怕會影響私人執業醫生的收入,這又的確是一些醫生代表講過的部份理由;於是有人批評醫生只顧業界利益,不理病人有病無醫生睇的苦況,而人人遲早都會有病,即是醫生與全港市民為敵啦。在城市論壇上,有關注病人權益的組織代表,批評醫生組織自私,明眼見公立醫院醫生不足,都反對即時輸入外地醫生,這立竿見影、即時見效的好方法。醫管局的官僚,大概心中暗喜,以為得計了。這讓我想起十年教改浩劫時,教師的境況。

  當時,羅范椒芬刻意抹煞教師的專業身份,認為各行各業夠學歷資格的人,隨時都可以走上教育崗位,做好教師的工作;又刻意混淆家庭教育與學校教育的差異,借校本管理新措施的施行,將家長是學校持份者的概念,不斷吹捧,把家長變成教師的監察者;又組織地域性及中央支援的家長聯會,製造家長代言人,讓他們在傳媒上對學校教育指指點點。一時間,自己學生的父母是家長,全社會有子女的人也是家長,家長講話你要聽,教師每日活在小心謹慎之中,以至心歇力疲。羅范淑芬當時用的就是挑動群眾鬥教師的手法。

  醫院的醫護人手不足,是醫管局的官僚長期規劃失當所致,如今,官僚為掩飾責任,挑動群眾鬥醫生,我對勤奮照顧病人的醫生,深表同情。

刊於 597期《教協報》2011年12月5日出版

 
回 上 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