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車情意結

梁德賢

 

  火車是一種令人著迷的交通工具,自己對它有一種情意結。頑固的機車,清脆的汽笛,月台上的生離死別,帶人走過八千里路雲和月的茫茫旅程。

  十八歲那年,隻身在內地西北走了一個月,有三份一時間在火車上渡過。那時還可以由蒸汽火車頭帶領,走過大西北的草原,煤煙混著水氣,見識過大地的遼闊和人民的熱情,人自然會謙卑。

  長大後看到火車模型,便暗暗許願,有一天也要擁有一列火車。這種嗜好,無可否認也受大師影響,余光中在《記憶像鐵軌一樣長》一書裡,把火車比喻作「萬千風火輪」;鄭愁予寫過一首詩叫《無終站列車》:

  而列車在自己的軌上
  明天
  在開闊的祖國
  為了去升一面旗
  浪子造著歷史......

  家國與浪子情懷,感染力無窮。聽說年愈八十的作家劉以鬯也是模型迷,家中放滿了小城鎮的模型組合。

  幾年前旅行的時候,購買了一套為初學者而設的模型火車套裝,放在家中,只拿出來玩過幾次,沒有景物的配合,總覺有些單調。前陣子在網絡上,發現到原來有德國品牌是專門生產場景的,於是便買下了一條德國小村莊,自封為村長,開展了建城大計。

  如今過了半年,才只鋪好路軌和一個車站,距離完成,還有漫漫長路。

刊於 597期《教協報》2011年12月5日出版

 
回 上 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