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談內地基層人大選舉 

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 邵敏儀 

 
 過去一個月來,由「白票運動」到種票疑雲,香港的區議會選舉成為傳媒的焦點。而幾乎同一時間,其實中國內地亦正進行一次非常重要的選舉──5年一次的基層人大代表選舉(以下簡稱基層選舉)。人大代表的產生辦法除了「政黨提名」、「群眾團體提名」,還可由十名選民聯名提名,亦即所謂的「獨立候選人」。當然,在官方箝制打壓下,「獨立候選人」闖關成功的機會微乎其微,然而,對內地維權人士來說,這是自下而上發動公民運動的難得機會。

 今屆基層選舉的「獨立候選人」參選人數觸目,聲勢之大,迫令官方嚴陣以待。為何突然湧現民間的參選潮?不少分析指出,「獨立候選人」大規模參選其實與多年來的維權運動有關,民眾對當局的不滿無路申訴,導致參政的訴求不斷增強。今年5月底6月初,江西省偷步提前進行選舉,獨立候選人劉萍連番揭露新余渝水區選舉舞弊,即遭當局嚴厲打壓。事件激發各地更多民眾揚言自薦以「獨立候選人」名義參選。

 過去當局要封鎖信息非常容易,上一屆(即2006年)的基層選舉,政府規定不許媒體報導,整個選舉在地下悄悄進行,只為避開民眾視線。結果誰也不知道選舉何時舉行或到底有誰參選。今屆與上屆最大的不同,在於信息科技的發展,民眾透過新興的網路媒體包括微博、推特(Twitter)等等,獨立參選人相互通報,互相鼓勵,網民、學者、專家隨時在網上評論、獻策,民眾不再被動地接受經官方過濾了的信息,而是直接組織、參與信息的發布。

 面對被當局嚴密操控的選舉,一眾「獨立候選人」無疑是「知其不可為而為之」。然而,他們並不在乎是否選上,而是希望通過參選的過程,藉不同渠道表達自己的理念與訴求,是尋求於體制以內表達意見的一種方式。儘管獨立人士的行動被當局不斷阻撓,他們還是堅持繼續參選。有些獨立候選人被當局多番阻止,他們據理力爭,經過多重關卡才拿到推薦表,再艱苦的收集足夠的選民簽字提名,按照法律規定完成所有申請程序,但最後仍被當局百般刁難、拒絕確認候選人身分。

 曾於2003年成功當選北京海澱區人大代表,並於2006年連任的著名法律學者、北京郵電大學文法經濟學院講師、非政府組織「公盟」負責人許志永,今年再次以「獨立候選人」名義報名參加北京海澱區北郵選區的基層人大代表,但參選過程中受到極大的阻力。據報,北郵校方向各學院學生表明不得提名和為許志永投票,部份堅持推薦許志永的學生更被校方領導約談。由於未能成為正式的候選人,許志永呼籲學生以「另選他人」的方式投票支持他註。雖然,許志永最終落選,而有「防火牆之父」之稱的北郵校長方濱興則當選,許志永仍十分感謝那3500位,頂壓力、勇敢地在「另選他人」的空格上寫上他名字的選民。

 內地的選舉制度存在很多漏洞,所謂的基層選舉,即使容許公民以「獨立候選人」的名義參選,在官方的操控下,實際成功的機會仍是相當渺茫。然而,這些「獨立候選人」,包括維權人士、維權律師、媒體人等等,他們勇於挑戰威權,縱使當選的機會幾乎等於零,候選人透過參選行動,表達了民眾的參政訴求與政治理念,為內地公民社會發展踏出重要一步。


註:選民在投票時,所領的選票上列有正式候選人名字,而在每一個名字後面,選民有權利表示贊成、棄權或者反對;選民還可以在反對的名字後面「另選他人」的空格上寫上屬意的候選人。
 

回 目 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