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焦點
張文光立法會辦事處
網址: http://www.cheungmankwong.org.hk
電郵: [email protected]

「教育八萬五」後遺症升級?


張文光

 
 繼今年3月之後,立法會上周再就副學位學生的升學和就業狀況進行辯論。十年過去,副學士的遭遇和最令人痛心的,是質素保證。時至今日,教育局仍在「研究最終成立單一質素保證機構是否可行」,可見政府為求數字達標,任由學額膨脹失控,最終斷送了副學士教育的生命。

 事實上,副學士學額的供求與質素,早已證實「市場失效」。教資會報告說:「社會未必知道,現時絕大多數的自資課程,實際上由與資助院校有密切或間接關係的社區學院或院校本身的自資部門開辦。所有自資課程中,約80%由公帑資助院校的附屬機構或部門開辦。這種情況在其他地區十分罕見,而且會有其他影響」;報告更特別提到,「各院校積極開辦自資研究院修課課程,進度令人印象深刻」。

自資課程膨脹的缺口

 教資會以「十分罕見」和「印象深刻」來形容自資課程的過度擴張,實在可圈可點。值得注意的是,這類有資助院校背景的自資課程,不用接受學術評審局的評審,不屬教資會的監察範圍,也不一定要遵從母校嚴格的學術把關及申訴程序,形成「三不管」的缺口。相反,它們可以大行其道,以大學的「生招牌」作招徠,「妹仔大過主人婆」,由副學士、學士到修課式碩士,自資課程的學生人數和學費收入,可能比公帑資助的部分還要多。

 與此同時,涉及自資課程的投訴也愈來愈多,例如課程對學員的要求愈來愈寬鬆;推行大班教學,師生比例高達1:100;以低薪聘用外判兼職教學人員等。前教資會主席查史美倫離職前透露,近年收到不少投訴,指大學上課時突然多了一半的自資課程學生上課,擔心影響教學質素。她說任內最後任務之一,就是處理8間大學開辦自資課程引起的帳目混亂問題,促請八大公開「私設金庫」的帳目。

建立質素監管和保證機制

 學額已經氾濫,質素失去保證,僱主不願承認,是必然的後果。政府當務之急,是建立有效的質素監管和保證機制,正視資助院校自資課程不斷膨脹的惡果,大學不能以學術自主濫竽充數,利用自資課程作搖錢樹,衝擊大學的「金漆招牌」。

 此外,副學位學生升大學的機會有如超級樽頸。08/09學年,共有1.98萬名副學位畢業生,當中能夠銜接資助高年級學位的只得1,884人。即使政府承諾,將高年級銜接學額倍增至每年4千個,但樽頸仍是樽頸,政府必須擴和打通畢業生的升學銜接渠道,一是全面增加資助大學銜接學額,二是提供大學學券或資助,讓合資格的畢業生,升讀具質素的自資學位課程。與此同時,政府應確立學分累積及轉移的制度,確保院校公平公正,擇優取錄學生,不能偏私取錄自己屬校的學生。

對待學生不要斤斤計較

 政府當年削減大學資助,將資助撥款變成學生貸款,再將貸款變成高息貸款,讓學生成為六成大專生神話的犧牲品。儘管政府最近建議取消免入息審查貸款的風險利率,但副學位畢業生收入不高,甚至比預科生還要低,還款壓力依然沉重。因此,政府必須同時取消在學期間計算利息,特別是全日制學生,在學期間根本沒有收入,更何況,政府向院校提供的建校貸款也是免息的,為何對待學生卻要斤斤計較?

 當政府撤銷風險利率後,還款利率即降至1.674%,然而,經入息審查的學生貸款,獲批貸款的學生,卻要繳付2.5%的利息。這項自87年將息率訂於2.5%的所謂低息貸款,經已名不副實,特別是低息貸款是為清貧學生而設,需要通過入息與資產審查,為何利息更高?審計署09年已建議學資處作出檢討,以及重新研究學生的還款能力,政府必須作出交代及回應。

 立法會就副學士政策失誤的議案,經已反覆辯論多次,議員要求增加資助學位,確保課程的質素,經已是社會的共識。但教育局卻不斷在檢討,其實是不斷拖延,讓副學士資歷繼續成疑,讓畢業生升學繼續無門,甚至讓「教育八萬五」的後遺症,「升級」至自資學士學位和碩士課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