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學語言系列之一
  教學語言的支援計劃

DOLACEE & ILLIPS計劃總監 李金嘉倩 

 


【編者按】李金嘉倩女士本身為資深英語教師,曾任英文科主任及校長,長期從事英國語文教育及師資培訓工作,對教學語言頗有心得,由本期開始,她將會隔期撰寫《教學語言系列》,與讀者分享對教學語言的看法。

 教育局的微調教學語言政策已在全港中學實施了一年。學界對各種相關課題,開始了更廣泛更深入的討論或爭議,例如我們是否應為學生的英語能力而犧牲他們學習學科的時間?學科老師是否必須同時教英文呢?他們並非讀語文出身,又如何有效地在教授自己的科目之餘,同時支援學生在語文方面的不足呢?老師又可得到甚麼支援呢?

 關於上述各種課題,我會在此系列中與讀者談談我的看法,望可拋磚引玉,引起各界的關注及討論。我會就下列各課題談談我的看法:這十年來學界教學語言的情況;微調教學語言政策如何影響學與教的生態;教育局和學校的伙伴關係;學校的PIE(Planning, Implementation and Evaluation);老師上課時可以如何就教學語言作出調適等等。

 從2000年開始,筆者開始從事對科任老師用英語教學的支援。當時只有英文中學才可以用英語教學,所以參加我負責的計劃的老師都在英中任教。當時參加計劃的每家學校派出二至四位老師,攻讀一個由南澳洲引進的 train the trainer 的課程,名稱為 ESL in the Mainstream/Teaching ESL Students in the Mainstream Classrooms。讀完課程後,這些受過訓的老師回到學校後,就得培訓全校以英語教學的同事。課程的內容包括先認識學生已有的能力及知識,然後通過了解他們對語文支援的需要,去作課堂設計,盡量協助他們克服語文的障礙,以達到有效學習的目的。

 大多數的新任導師,讀完我們的課程真是又喜又憂。喜的是課程為他們開創了一個新天地,令他們意識到如果用英語教學,適切的教學法是教學成功的一大關鍵。大家都覺得學了十八般武藝,都在磨劍霍霍,躍躍欲試,希望除了為自己的教學開創一個新局面外,也能為全校教師增值。憂的是這課程並不容易,尤其是其中的嶄新概念,需要相當高度的技巧才能傳授得當。另外一大憂慮是我們規定導師們必須用英語授課,學員也必須用英語交談,以期在教師之間營造一個濃厚的英語語境。而我們的工作除了提供課程,還兼顧課程後的支援,例如事先和他們共同備課,然後參加工作坊,其間協助他們把傳授工作盡量做得完美,事後會和導師討論,最後會寫報告交給校方。可幸的是大多數的導師都覺得這課程令他們更了解到語文在學習中所擔當的責任。

 我們常說的一個理論就是 Language constructs knowledge。由此得到的結論就是 Every teacher is a language teacher。所以我們可以毫無疑問的說每位老師都須要處理科本語言。不過大家千萬別誤會,以為我們要所有科任老師如英文老師那樣的去教英文,這不但對科任老師不公平,亦不必要。但是我們要科任老師把他們的科目語言教好,因為只有他們了解他們的科目需要哪種特定的文字、哪種特定的體裁,又在甚麼情況之下,用哪種文字。這一切只有科任老師才會教得適切。所以,科任老師其實是需要適切培訓的。首先他們必須了解在他們的科目中,英語是如何運作的。之後就得學習特殊的教學法,以期既把內容傳授清楚,又令學生克服語文的障礙,有效地學習。但當時大多數教師,雖在英中任教,可不覺得以上各項是他們的責任,這就苦了導師們,因為要改變這樣的想法其實相當困難。我們的工作就是盡量運用理論和實際例子,去幫助導師們說服同事,並請導師們自己先示範,只要看到好的效果,他們自然就會信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