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動高等教育發展 增加學額守住質素

會長 馮偉華 

 

  

 本港學生升讀大學的門路一向狹窄,面對明年首屆中學文憑試考生以及副學位畢業生的升學需求,政府有責任增加資助大學學位,並建立公正有效的質素監管及保證機制,確保學生透過不同的途徑,皆可以踏上多元升學的階梯,以及課程資歷具認受性。

 大學教育資助委員會去年底就本港的高等教育完成檢討報告,檢討範圍更包括自2000年政府訂立六成大專生指標所帶來的後遺症。政府剛就檢討報告作出回應,然而,政府只是提出原則性和方向性的意見(見表),包括成立自資專上教育委員會,就自資專上院校的發展向政府提供意見,以及原則上贊同發展縱向學分累積及轉移制度,至於各項措施的落實時間表則欠奉。

迴避學生升學的訴求

 本地的大學入學率長期偏低已是人所共知,教資會的報告指出,自94年以來,政府為適齡學生提供的大學資助學額一直維持在18%,「在先進國家中,或許只有德國的比率較本港為低」。明年推出首屆的中學文憑試,政府也預計有2.3萬人符合大學基本收生要求,較舊制的高考生多6千人,但政府依然未有就適齡青年的升學需要作出具體回應,只表示「支持公帑資助與自資院校相輔相成的發展,預算到2015年,超過三分之一的適齡青年有機會修讀公帑資助或自資的學士學位課程」。

 換言之,除了特首曾蔭權在施政報告中,承諾將每年提供的資助學位,由每年的14,500個增至15,000個,以應付醫護人手短缺和教育學院正名的需要外,政府不會因應社會發展和學生的升學需求,增加資助大學學額,而是像過去完成六成大專生指標的伎倆一樣,由自資教育界別供應。政府不但未有負起投資教育和培育人才的責任,更令人擔心的是,過去自資副學位課程質素不保的惡果,將會在自資學位的層面重演。

純粹依賴市場力量並不可行

 事實上,自資學位課程近年不斷湧現,院校開始由副學位市場「轉戰」學位市場。正如教資會報告所說,「擴大私營界別並非沒有風險,包括院校出現財困和倒閉、院校各自為政而令該界別混亂不堪,以及課程質素未如理想。純粹依賴市場力量並不可行」。因此,政府應盡快建立質素監管及保證的機制,避免院校「調分放水」,學位濫竽充數,最終禍及資歷的公信力和認受性。

 學生升學路窄,既源於大學學額的不足,也在於大學學額的不均。以副學位畢業生為例,由於銜接學額不足,加上院校各自為政,甚至有投訴指資助院校優先取錄屬下社區學院的畢業生,對沒有大學背景院校的學生並不公平。畢業生唯有各走各路,到不同的院校叩門。為了享受具質素的大學教育和校園生活,不少副學位畢業生甚至退而求其次,在未能進入資助高年級銜接學額的窄門下,只好從頭開始,降級修讀大學一年級的課程。這種學額錯配的現象,不單浪費了學生的時間,亦導致近年經聯招與非聯招制度分配的學額變得更加緊張。

為學生提供多元升學途徑

 除了增加大學一年級和高年級銜接學額,以滿足不同學生的升學需求外,政府亦應設法撥亂反正,理順學額分配的制度,包括提高院校收生制度的透明度,以及確立學分累樍及轉移的制度,確保院校以公平方式和擇優原則收生,避免在學生之間製造分化,為學生提供廣闊和多元的升學途徑。

 政府就高等教育檢討報告所作出的回應,例如發展學分累積及轉移制度已非新事物,而建立質素保證的機制更是必不可少,因此,政府應及早提供具體落實建議的時間表,不要永遠停留在「原則性支持」和「探討」的階段。

(此圖可放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