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狗

馮潤儀

 

  北京狗霹霹去了朋友的家,成為他們家中唯一的小狗,萬千寵愛在一身。朋友為了讓她能自由地上落沙發,享受窗邊的陽光,於是特地買了一個矮腳踏,恐防她上落時跳得太高,令腳短的她脊骨受壓,造成傷害。

  有趣的是,霹霹從來沒有用這腳踏。原來她愛看著沙發叫吠,三數聲之後,朋友便明白她想上沙發,然後便抱起她;當她想由沙發到地上走走時,她又叫吠數聲,朋友便抱她到地上。霹霹在家中的時間漫長,朋友的太太便每天多次把她抱上抱落。

  更甚的是,往日在我家中懂得到廁所解決的她,到了朋友家竟完全漠視廁所的存在,屋中四處均是她如廁的地方。朋友的女兒曾因錯踏尿尿,應聲倒地,弄得八月十五瘀成一片。可笑的是,朋友竟然怪責女兒沒有看清楚地面!霹霹港狗的行為,朋友一家直昇機家長的管教方法,實未能盡錄於此。

  短短的五個月,徹底改變了霹霹在我家中五年的行為;她完全知道朋友一家對她的愛惜,更懂得充份利用之。朋友一家三口,竟被這頭不足13磅的小犬子操控。人如狗?狗如人?訂立界線期望,說明且堅守,充份關心,讓狗狗孩子學懂承擔後果,才可讓他們獨立成熟。

刊於 596期《教協報》2011年11月14日出版

 
回 上 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