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中的一片天

王庭軒

 

  與友人談起中學時的生活,發現已記不起部分老師的名字,卻清楚記得老師曾為我開啟的一片天。

  還記得一位語文老師,在課堂中向同學介紹他正閱讀的散文集,那天,我便跑到在家附近的公共圖書館借閱,也因而開啟了另一片閱讀的天空。也記起曾因為一位數學老師的推介,我與幾位同學走進影院,觀看一齣名為《暴雨驕陽》(Dead Poets Society)的電影,影片中的那句Seize the day,至今未忘。

  早些年,我也喜歡跟學生分享自己最近閱讀的書籍、所聽的歌、看過的電影和電視節目,由劇情內容談到個人感受和得著,甚或分析創作者期望帶出的訊息及反映的社會現象。然而,近年已越來越少跟學生作這方面的分享了,因為已幾乎沒有「最近看過的書和欣賞過的電影」。每天能有一些時間閱報,已屬難能可貴,且或多或少,這也是通識科老師的工作之一。

  常言「教育是生命影響生命的工作」,教師個人的生活體驗,往往可以影響和啟發學生。然而,本港教師越來越忙,已是不爭的事實。老師逐漸失去開拓其天空的空間,損失的,不只是老師,也是學生。

刊於 596期《教協報》2011年11月14日出版

 
回 上 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