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行政拘留,還是非法禁錮?

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 蔣昭儀 

 
 最近,經常聽到四川有維權人士被「行政拘留」的消息。

 相信香港人對「行政拘留」這個詞語也比較陌生,先作一下解釋:「行政拘留」是中國大陸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治安管理處罰法》賦予公安機關及警察的權力,使他們可以於不經法院審訊的情況之下,對一些違反治安管理的行為,但又未嚴重至刑事檢控程度的個案,如嫖妓或賭博等,處以不超過15天的「行政拘留」;這變相是容許公安機關有限度的判刑權。

 這種做法,看似能減省不少上法庭等的司法程序;但問題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治安管理處罰法》內就罪行本身的定義,有欠清晰;例如在第23條中,列出若擾亂車站、港口、碼頭等等地方的秩序,即屬可被行政處罰之列;但何謂「擾亂」?條文中未有說明。同時亦未有就罪行的程度量化,只以「情節較重」分別之;但何謂「情節較重」?條文中亦未有清楚列明。

 在未有在相關條文中列出明確、清晰而客觀的判刑指引下,就容許執法機關有自行判處罰款、甚至剝奪人身自由的拘留等權力;當中未有法院和律師的參與,被告者也鮮有抗辯的機會;小市民的人身自由,又如何能受到保障呢?

 而更令人憂慮的是,這種「行政拘留」似乎有被濫用的現象。

 例如四川維權人士吳勇,只是在6月在派出所外為土地拆遷和土地非法租賃維權的親屬進行拍照,而被便衣警員強行搶走她的手機、電腦和現金等;及後她前往派出所報警,但卻被警察以手銬反銬,並隨即展開為期9天的行政拘留。

 只是在派出所外照相,然後因為有人強搶東西而報警,就是擾亂秩序嗎?

 而維權人士王彬如,則於短短兩個月期間,已被拘留兩次。第一次是今年7月1日中國共產黨慶祝建黨90周年期間,她身穿帶有「冤」字的白色上衣在北京天安門廣場散步,隨即被當局拘捕,並移送回四川成都溫江區公安局。公安局指他擾亂天安門廣場正常公共秩序,嚴重影響建黨90周年的正常進行,處以行政拘留9天。

只是在首都散步,也是擾亂秩序?

 第二次則發生在美國副總統拜登8月訪華期間;王彬如、任恆全和劉瓊等人原本打算在拜登前往四川大學演講期間進行示威;但就在拜登抵達成都前,他們就被指集體賭博,而被處以行政拘留12天至15天,並罰款500元至1000元不等;而且在被拘留期間受到不平等對待,例如其他人都可以出去放風,他們卻不能;而當中王彬如更被三次警告,不要再和黃琦(四川維權人士,曾因為在汶川地震後,調查及揭露校舍的豆腐渣工程問題,而被中國當局判刑)及其他維權人士聯繫。

只是幾個相識的人為了打發時間而打牌,就是賭博?

 說到底,以上的幾個「行政拘留」個案,根本就是當局對維權人士的維權活動的恐嚇和阻撓。但可以如此輕易地入罪,輕易地繞過律師介入為被告辯護的程序,著實令人心寒。

 這樣的行政拘留,也許,只是一種被包裝成合法的非法禁錮罷了。

 

回 目 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