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焦點
張文光立法會辦事處
網址: http://www.cheungmankwong.org.hk
電郵: [email protected]

醫療服務質素下降 
政府仍然坐視不理


張文光

 

 特區政府的醫療政策,最近成為立法會十分關注的議題。我認為,現在的醫療政策,漠視了貧苦大眾和病患者的需要,尤以產科服務最為明顯。每年有3萬多名夫婦皆非本地居民,俗稱「雙非」的內地孕婦來港生育,數目超出了本港的承受能力,而政府竟然視而不見,還說已預留足夠空間,能照顧本地孕婦的需要,真是昧著良心說假話。

 另外,政府又任由私家醫院擴建,高薪挖角,搶走公立醫院的醫護人手。在公營醫護人員的壓力下,政府設立配額制度,只是削減公院的接收名額,私院的名額基本不變,讓私院做孕婦生意而賺大錢。結果,港人內地配偶訂不到公立床位,要衝急症室;公院的本港孕婦得不到妥善照顧,擔驚受怕,叫苦連天。

 與此同時,政府還在密鑼緊鼓發展醫療產業,以優惠價撥地發展私營醫院,吸引內地和外地病人到香港使用醫療服務,這必然造成公院人才繼續流失,本地病人苦上加苦,但私立醫院和醫生卻賺取豐厚利潤。

醫療通脹引致醫保增加

 其實,私家醫院大多以非牟利的名義營業,政府提供土地時享有優惠,甚至可能有稅務優惠,但他們卻從不理會醫療體系的發展和需要。任何政府措施,只要威脅其利益便加以反對,即使本港市民的健康利益受損亦無動於衷。明年初,政府以優惠價推出兩幅用地,興建私家醫院,政府要求這兩間醫院的服務對象,7成以上應該屬於香港人。但是,私家醫院聯會主席劉國霖表示,這會妨礙醫療旅遊發展。據報道,聖德肋撒醫院部分手術費,今年已加價高達6成,請問香港有甚麼服務可以加價6成?水漲船高,醫療通脹而引致的醫療保費年年增加,普羅市民和僱主大受影響,但政府對私院的服務收費和盈利缺乏監管,甚至連私院的內地或外地病人數目也毫不知情。

 醫護人手不足,政府還要輸出人才。最近,眼科名醫林順潮決定離開中大醫學院,到內地開眼科醫院,並聘請香港醫生駐診。CEPA實施後,如果大批醫生轉投內地市場,當中有很多是頂尖的專科醫生,香港醫療人才短缺,必然雪上加霜。

醫生為本還是病人為本

 另外,公院醫生流失至私院,私院醫生又忙於照顧內地病人,在人口增長和老化的情況下,本港醫護需求必然日益增加,但醫管局人手短缺,至今苦無對策。政府臨急抱佛腳,增加大學醫科學額,但培訓一名專科醫生至少12年,遠水不能救近火;公開招聘兼職醫生回巢,成效又不大;外國醫生來港考執業資格試,合格率又十分低。無計可施,醫管局只能向海外聘請醫生,讓他們免試在公院執業,但160名申請人中,只有29名醫生獲得面試。即使如此,西醫公會立刻發表調查報告,指超過9成醫生反對海外醫生豁免執業試。我想請問,誰人會為公立醫院的病人發聲?香港的醫療政策,是醫生為本還是病人為本?是公營為主還是私立為主?是醫者父母心還是醫療向錢看?

 醫療體系最重要的使命,是照顧全港市民的健康和生命,如果有剩餘的資源人手,才發展醫療產業,但現在是本末倒置。私家醫院和醫生形同獨立王國,一方面採取保護主義,抗拒外地醫護人員;另一方面,富裕的內地病人,以至CEPA的輸出醫療不停擴張,香港病人的處境越來越惡劣。如果香港視醫療為一盤生意,只要內地有1%富起來的「大款」來港使用醫療服務,足以令私院一床難求。難道要住「床」嗎?收費上升,公營醫療人手流失,服務崩潰。特區政府如果繼續被私家醫院和業界利益牽著鼻子走,受害的有兩種人,就是苦等公立醫療服務的病人,以及公立醫院內敬業樂業的前線醫護人員。

 醫療問題涉及生老病死,不能坐以待斃,不能見錢開眼,不能埋沒良心,請政府回頭是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