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文光就《施政報告》辯論發言

切實解決教育的三大矛盾

張文光 
 


 編者按:立法會上周就《施政報告》進行一連三天的辯論,張文光分別就教育和醫療等政策發言,其中在教育方面,他再次要求特區政府切實解決教育的三大矛盾,包括15年免費教育、中學小班教學和增加大學資助學額。由於版面所限,本報節錄了張文光有關大專教育的發言供讀者參考。

 明年是首屆中學文憑試,全城關注新高中畢業生的出路。但今年的《施政報告》,仍然把萬千學子升讀大學的期望掃進地氈底。曾蔭權在08年及09年的《施政報告》中,曾提出發展教育樞紐和教育產業的口號,但本港學生基本的升學需要都未能解決,這是輕重不分。時至今日,每年有五、六千名成績達標的高考生,未能取得資助學位。明年單是中學文憑試,預算有2萬3千名考生,符合大學基本收生要求,學生升學的需求和壓力逼在眉睫,但曾蔭權只是因應教育學院正名和醫護人手短缺,將每年的資助學位,由14,500個增至15,000個,結果有數以萬計成績合格的學生,未能升讀資助大學,這就是民憤的來源,也是待爆的火山。

落實改善資助及貸款制度

 曾蔭權在報告中提出「檢討各專上學生免入息審查貸款計劃的運作」,然而,檢討只限於貸款的部分,至於與貸款息息相關、同樣過時的資助制度,曾蔭權竟然隻字不提。事實上,學生資助制度早已千瘡百孔,不合時宜,因此,政府的當務之急,是盡速和全面改革學生資助與貸款的制度,並致力在曾蔭權任期屆滿前,落實改善措施:包括取消在學期間收取利息和風險利率等,讓學生得到公平和合理的支援,減輕家庭的經濟負擔,縮窄學生家庭的貧富差距。

 在立法會辯論《施政報告》期間,香港大學校長徐立之,突然宣佈明年約滿後不再續任。眾所周知,港大百年校慶的8.18風波,大學未能阻止警方使用武力,侵犯學生表達意見的權利;百年慶典安排,李克強的座椅高高在上,商家權貴坐在第一排,地位尊崇;另一位主禮嘉賓衛奕信被冷待一角,學生校友淪為配角,顯示大學已成權貴名利場,大學價值受到污辱和傷害。這些錯失,港大校方與校長當然有錯,是非亦有公論。

查究徐立之引退的謎團

 港大校長徐立之因而多次道歉,更成立獨立小組調查。但調查仍未完成,結果仍未知悉,責任仍未分明,徐立之已自行引退,表示於明年8月不願續任。徐立之的突然引退,帶來疑雲陣陣:究竟徐立之被逼退、勸退,還是自退?究竟校務委員會主席梁智鴻,在徐立之事件中扮演甚麼角色,是極力挽留的伯樂、難捨難離的夥伴,還是勸退的黑手,甚至施壓的幫手?究竟這是徐立之的「新陳代謝」,還是高層政治的「基因突變」,甚至是政府對8.18風波,傷及領導人面子的秋後算賬?這是港大的獨立決定,還是有外力的政治干預,梁智鴻只是權力的傳話人?這些謎團,涉及港大的機運和大學的自治,立法會應查究清楚,為大學尋找公義和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