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幼教落實有望幼教界還要請願嗎?

會長馮偉華
 


 

 特首曾蔭權任內的最後一份《施政報告》,對幼教界爭取15年免費教育的訴求,竟然隻字不提。教協會聯同十多個幼教團體,發動幼教界大請願,抗議曾蔭權漠視幼教同工苦況的同時,也要在各特首備選人收集民意擬定政綱的關鍵時刻,明確提出15年免費教育的訴求,要求未來特首許下落實政策的承諾。

 有幼教同工問我,教育局局長孫明揚已公開承認,15年免費教育與學券的開支相差不遠,並表明會研究推行的細節問題,算是為免費幼兒教育開了「黃燈」。加上,各特首備選人如唐英年和梁振英,又在不同場合表明支持15年免費教育,可見政策落實有望,我們為何還要走上街頭?請願是否多此一舉?

 為此,我需要就目前的形勢作分析,讓同工明白我們的擔憂,不是杞人憂天,我們有必要發起集體行動。

免費幼教未開綠燈 同工切勿過份樂觀

 教育局局長孫明揚在《施政報告》簡報會上,雖說會就推行細節進行研究,但從未正式承諾,15年免費教育可以落實成為政策,連研究的時限都沒有,而他所提的派位、校舍和資助水平等問題,其實早於今年年初已經提出,但至今未見有任何研究進展。去年,政府不也承諾檢討學券?但花了整整一年時間,對業界的重大訴求,幼師薪級表、全日制加權資助等,最終還是不了了之。所以,政府對15年免費教育進行研究,最終會否開「綠燈」,仍是未知之數,何況政府將要換屆,我們雖抱有期望,但不能過分樂觀。

即使推行15年免費教育 幼教界的訴求仍可落空

 不過,更大的問題是,從政府當前迴避的態度可見,即使15年免費教育最終得到落實,但幼教界最重大的訴求,仍然很有機會落空:一,重訂幼師薪級表,直接資助幼師薪酬;二,全日制加權資助,為雙職家庭提供合理支援;三,設立幼師培訓基金,建立幼教專業階梯;四,改善師生比例,提供空堂備課,減低幼師壓力。如果幼教界這些重大訴求,不被納入免費教育的資助項目,幼教的困局仍然不會得到解決。
局長孫明揚在簡報會上已清楚表明立場,他同意制訂幼師統一的薪級表,但只會交由民間自行釐定。一個非官方制訂的薪酬制度,政府不可能作出財政承擔,而一個沒有約制力的薪級表,極其量只能作為業界的參考,但幼稚園根本承擔不起幼師按資歷增薪,除非政府直接資助幼師薪酬,否則,民間薪級表只是聊備一格,幼師薪酬仍然只能按學校收生人數等市場因素而浮動。

全日制資助不公 剝削幼師薪酬 問題未解決

 我們爭取的免費幼兒教育,不應存在對全日制學童不公平,以及不斷剝削幼師去完成的,否則,這是一個「走了樣」的15年免費教育,因為它無助提昇和持續發展幼教質素。正如幼稚園學券制,走錯了路,錢花了不少,但贏不到掌聲。而我們的訴求能否實現,目前完全沒有保證,唯有靠同工們繼續發聲,團結爭取才有出路。

學券進修津貼明年取消 過千支援教師回流市場

 15年免費教育前景不明,但幼教界目前卻是水深火熱。為期5年的學券制明年告一段落,上星期教育局發出通告,公布第二階段學券的新安排,當中,除了學券面值和學費上限,將改為每年按通脹調整,及給予明年仍在進修的教師和校長一些酌情處理外,其他安排基本不變,連外評結果須上網,遭幼教界強烈非議,這項連中小學都已取消了的嚴格規定,當局仍堅持在幼稚園不變,遑論會修正全日制不公平的資助制度,及為幼師訂立與薪歷相稱的薪級表。

 首個5年的學券,資助金額中包含教師發展津貼,讓教師可獲進修資助,提昇至最少文憑水平,並容許學校聘用支援教師。明年,學券不再設進修資助,可以預期,將有過千名支援教師回流市場,在欠缺薪酬制度的保障下,幼師供過於求,只會令薪酬進一步受到遏抑,學歷剛提昇便已經貶值,當前有全日制幼稚園的幼師流失率已高達5成,明年情況不堪設想;而全日制學校的艱苦經營、政府對雙職家庭缺乏支援,也不應持續下去,幼教同工和家長不能憑空等待,必須團結爭取15年免費教育,要求一併改善學券資助不公義的地方!

不能憑空等待 我們必須發聲

 教協會要求現任政府盡快起步,並已提出過渡方案,解決統一派位及校舍影響資助水平等問題,至於具體細節,當局應設立諮議平台,聽取前線同工的意見,開放專業討論,共同制訂一套合理可行的全免資助制度。同時,我們也要求各特首備選人,承諾將15年免費教育納入政綱,若成功獲選後,必須認真兌現承諾,公平資助所有幼兒,為幼師建立具專業前景的階梯,讓幼兒教育納入正軌。

 


12月4日 「爭取落實15年免費教育」大請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