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生需要甚麼樣的性教育?
韓連山
 

 《爽報》出籠,如洪水猛獸,全城議論紛紛,痛斥《爽報》含不雅、淫褻及暴力等內容,向影視及娛樂事務管理處投訴。淫褻物品審裁處調查了並把《爽報》某部份評為二級不雅物品,不得派發給十八歲或以下的人士,已清楚說明這份報章某部分不宜學生閱讀。作為教師,當然要把這訊息告訴學生,但更重要的是,怎樣培養學生健康的性觀念?

 為避免青少年受色情刊物荼毒,成年人當然理直氣壯地大力鞭撻這類毒物。可惜的是,這並未能解決核心問題,彷彿把《爽報》驅趕走了,青少年便可純潔歸真,一切相安無事。在這個資訊爆炸、網上瀏覽暢通無阻的二十一世紀,較《爽報》「色情」千萬倍的網上資訊,隨手一click,任何青少年也可閱覽,家長和教師能堵住青少年這個渠道嗎?這一回看到《爽報》後譁然,搶、禁、罵、封,其實在替《爽報》作宣傳,本無意取閱的學生也會好奇心大起,拿來看看。成年人高調的鞭撻只會弄巧反拙,而青少年即使被禁在校內或在家裡看,也可以在其他地方閱讀,禁得了嗎?

 創立夏山學校的英國著名教育家尼爾說:「讓年輕人有正確的性知識,他們就會對色情刊物喪失興趣。」這道理顯淺不過,但這個社會就是拒絕教育和照顧我們的年輕人,把「性」視為成年人專享的特權,漠視年輕人的「性」需要,以為用「避而不談」的態度、「杜絕色情刊物」的手法,年輕人便可以在「性真空」的環境內健康成長,正正顯示我們對性教育的無知而錯誤引導年輕人。不少調查已證實「色情犯」在青少年階段的經驗,是導致其發展為只對異常的「性」行為有興趣的成年人,而這些經驗多屬於青少年在成長階段受到「性」侵犯或「性」的需求被壓抑所致,而非緣於閱讀色情刊物。

 作為專業教師,是否只聲嘶力竭地聲討某份刊物,卻繼續對性教育採取鴕鳥政策,讓學生越禁越要看?還是誠意地正視自己的「性教育」真是做得不足?這些年來,特區推行的性教育,也只可以說是乏善可陳。其實過去一直有調查,顯示學校的性教育是重要的,並會帶來正面影響,提醒著教育當局和前線教師必須下功夫。可惜的是,很多小學的常識「衛生」課還停留在古式的男女生分隔接受指導,不少中學有關「生殖」系統的生物課依然輕輕帶過,而教育局又一直忽視如何讓青少年學會最重要的身心健康發展「性」知識,本來的「德育及公民教育科」又欲異化為強調「國民教育」的洗腦科。如今在家長覺得尷尬未能與子女真誠溝通、教師缺乏推行性教育的知識和技巧的情況下,只會站在道德高地「泛道德」一番,禁這禁那,越鬧越糟糕。

 教育同工宜趕緊做好我們的「性教育」,採取開放的態度,開心見誠與學生談「性」論「性」;通識科可拿「如何閱讀報章」為題,闡釋何謂「有毒」、「無毒」刊物,與同學討論和分辨報章的內容和立場,正在荼毒學生的又豈只「情色」小說?德育課也可趁機與同學討論「官能刺激」的利弊,帶出如何看待「色情刊物」的問題,讓同學不被扭曲的性觀念和錯誤的價值觀誤導。這樣才是教師如何面對不良刊物的專業態度和解問題的長遠方針!

 

回 目 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