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頭帽

陳乃綱

 

  兒童年代很沉迷看日本漫畫《叮噹》。一隻22世紀機械貓帶著一堆法寶,我對當中「石頭帽」的印象特別深刻。戴了石頭帽立時變成路邊小石頭,別人對你視而不見,聽而不聞。初時主角還因這份不受注視的無壓感覺而沾沾自喜;及後發覺說話無人理會,應做的事做不了,就算被一腳輾碎亦沒人覺得可惜,落得孤寂無奈的悲涼,才參透人生在世並不是行行企企就快樂的道理。

  不少學者均指出現時教師只是一份半專業的工作。我們雖有專門的長期訓練及極高的專業操守要求,但卻只有不成正比的低度獨立自主性。我們面對學生事務所擁有的判斷力和行事權力,屢屢受到大環境下的政府決策及各類持分者的束縛、質疑甚至是衝擊。教育彷彿就是人人都懂,人人都能對教育說上兩句,恰恰教師才是最沒發言權的單位。「說話無人理會,應做的事做不了」。

  教師愈來愈像路邊小石頭—只是我們都已經不需戴石頭帽,就被迫坐擁這來自22世紀的創新科技。無可逆轉的問責文化使我們有著愈來愈大的誘因,將學生視作罐頭、家長視作顧客,抱著「少做少錯、不做不錯」的正確態度,「兵來將擋、水來土淹」的堅韌精神,提供最易達成而最低標準的教學服務,以流水作業方式按指引處理一切罐頭加工工作。只需偶爾來場大龍鳳,滿足視學官員的要求,就能保證「落得輕鬆、準時放工」。

  這頂石頭帽,戴著它是輕省的。只是,回想與學生一起所付出過的努力、汗水、關心、耐性、時間……你會甘心麼?

刊於 594期《教協報》2011年10月10日出版

 
回 上 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