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犬子變節

馮潤儀

 

  我很喜歡搬家,過去十年已搬家六次。每一次搬家,最頭痛的是要把四頭西施及一頭北京狗先放在朋友家寄養數天,待執妥新居後,才把她們接回家。最近一次搬家,由於裝修工程的延誤,她們分別在三位朋友家住了四個月。這也是我與她們分開最久的一次。

  西施們回家後,一切如常;北京犬霹霹的表現有點怪異。

  往昔霹霹總常伴我左右,無論我在家的任何一處,她必在我的半步範圍以內;回家後,她常常躲在遠方的一角。當我叫她時,她只會擺尾,但沒有第一時間走到我跟前。心想,難道她仍嬲我把她寄養在朋友家?抑或是她很掛念我的朋友?

  上個星期天,這位朋友到訪我的新居。他很掛念霹霹,第一時間與她玩;當他離開時,想抱抱霹霹才離開,但她並沒有依從。奇怪的是,朋友離開後約一小時,霹霹竟看著大門哀鳴了十分鐘,然後俯伏在門前等候!我致電這位朋友,告知他霹霹的表現;他以為我在逗他開心,故意說霹霹掛念他。

  於是,我把霹霹的表現拍下來,放上Facebook。朋友看後,掛念之情更甚。或許,自己工作太忙,狗狗太多,令我對她們的關顧太少;朋友照顧霹霹的四個月,全是優質時間(Quality time),把她的心也俘擄了。我雖不捨,但也請他來接走霹霹。

  學生那麼多,我會否也忽略了一些學生呢?他們或許被不大理想的朋友/傳媒俘擄了。教改課改,但不減班中學生人數,真的有用嗎?

刊於 594期《教協報》2011年10月10日出版

 
回 上 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