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獨立的司法,沒保障的人權 

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 蔣昭儀 


 今年6月9日,滕州法院以「漏罪」為由,加控前《法制早報》山東發行部主任齊崇懷敲詐勒索罪與職務侵佔罪,加判8年的刑期。連同自2007年起服役的4年,即齊崇懷合共被判刑12年。而這天,距齊崇懷原本刑滿出獄的日子(6月25日),不足一個月。

 到底「漏罪」甚麼?中國刑法規定,法院宣告判決以後,刑罰執行完畢以前,發現被告在判決宣告以前還有其他罪行沒有判決的,應當對新發現的罪作出判決。但據齊崇懷的辯護律師劉曉原指出,齊崇懷被指的「漏罪」:那三項敲詐勒索指控其實4年前都曾經調查過,並被法院認定無罪,應當不算「新發現」的罪。而且當年指控的證言和現在的證言相互矛盾,明顯不符合常理。

 那到底為甚麼,法院要用此不符合常理的手法,加判齊崇懷八年的刑期呢?還得由2007年說起。

 2007年6月,一組山東省滕州市政府大樓的照片在內地討論區瘋傳;此組照片之所以引起廣泛關注,是因為這座政府大樓卻是異常的雄偉豪華,除了辦公主樓,更設有3座輔樓,輔樓中設有多個機關俱樂部,裝修考究,據報道此大樓總投資近2.2億元。

 此組照片觸發熱烈討論:網友普遍質疑滕州市政府濫用公帑興建豪華大樓,也有人質疑政府官員貪污而自肥總之,滕州市政府大樓,就此成為了官員腐敗、罔顧民生的一個標記。此舉觸怒了滕州市政府,滕州警方遂展開調查,查出「幕後推手」乃時任《法制早報》山東發行部主任的齊崇懷。於是,2007年6月25日深夜,警方破門而入抓走齊崇懷,2008年4月滕州市檢察院提起公訴,指齊崇懷冒充記者,以發表負面報道為名,招搖撞騙;最後以「敲詐勒索罪」判齊入獄4年,當時已被普遍認為,這是選擇性執法。

 而今次的「漏罪」判刑,則相信是對齊崇懷揭露過監獄的環境惡劣有關—齊崇懷於2007至2011年服刑期間,曾寫過一些記實作品,包括「監獄服刑人員生存調查」、「反腐記者獄中絕食」、「滕州監獄服刑人員的悲慘生活」等等,並輾轉從山東棗莊監獄傳出,於網上發佈。

 任何一個國家的法律,原意是為了保障人民權益;但如今中國的刑法,卻被各級官員濫用,作為對揭露政府腐敗真相者的報復;一次判刑還不夠,還要利用「漏罪」這項目,對異見者採取進一步的報復。齊崇懷身為記者,就算身陷囹圄,仍堅持報道真相,實在值得敬佩;但如今卻落得如此下場,家人也一而再、再而三地深受打擊,情何以堪?

 撰文時,剛好看到即時新聞,香港高等法院裁定《入境條例》限制外傭居港權,違反基本法。雖然政府一直都堅稱現時《入境條例》沒有問題,不斷誇大如外傭獲居港權將會帶來甚麼甚麼的問題,但法庭乃不受政府的意見左右而獨立作出判決。作為一個市民,在這議題上無論你是持甚麼觀點,都應該慶幸香港尚有獨立的司法制度,保障市民法律所賦予的權利—否則,就如齊崇懷的個案,當司法淪為當權者打壓異見聲音的工具,我們的基本人權,如言論自由,還能得到保障嗎?
 


延伸閱讀:

劉曉原:在棗莊監獄會見新聞界“李莊”——齊崇懷: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9daf0ea0101804d.html

*註: 各中學老師如有興趣讓同學對中國國情及內地維權律師狀況有進一步認識,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可安排到校演講。有興趣老師可致電 2388 1377與潘先生聯絡。

 

回 目 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