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高中 師生工作超標
 要求從速改善
 

 教協會早前曾就新高中通識科及校本評核進行調查,發現問題不少,尤其是師生的超高工作量,已影響到教與學的質素。本會理事聯同中學教師曾約見考評局秘書長,並於上月30日與教育局陳維安副局長會面,提出多項建議。部分與會理事及教師撰文寫下訴求及心聲。

師生壓力超標 檢討刻不容緩
教協會長 馮偉華

 不少中學同工反映,校本評核和通識科本意良好,但當局不理師生承受能力,堅持冒進,最終弄巧成拙。教協與局方會面,目的也不是要推翻政策,而是要求局方解決問題,尤其是校本評核目前不過開始了12科,但由於大部分工作均在課外進行,各科都在課後或假期「搶學生」補課,倘其餘13科校評還要按原定時間表在幾年內開始,後果不堪設想。

 教協會的要求是,當局採取分段改善措施,短期是大幅減量,包括減少評核範疇和呈分次數等,並立即暫停未開始的校評;長期則須全面檢討校評模式和與公開試掛鉤的調分方法,從根本解決校評工作量高但認受性低的問題。

 至於通識科,用作校評的獨立專題探究,與其他科的校評問題相類,只是探討的題目範圍更寬更廣,師生擬題和做課業的時間更長。事實上,通識科課程本身的要求也非常高,過去預科高補學生也不過須選修兩個單元,但現在的高中生卻要6個單元全修,每個單元又沒有核心課程,教學範圍變得漫無邊際,師生都吃不消。因此,通識科的校評和課程要同時檢討,而且不能緩慢,皆因每延遲一年,便會影響多一屆大約8萬名學生3年的學習期。因此,我們爭取的目標,是明年開始作出政策改善,讓最快第四屆學生可以受惠。


改革口號動人 落實背道而馳
教協副會長•中學副校長黃克廉

 教統會2000年制訂《廿一世紀教育藍圖》時,曾提出了一系列改革原則,部分演化為動人的口號:電視短片宣傳「求學不是求分數」最為深刻,還有「不放棄每一個學生」、以「興趣帶動學習」等,同工都不會陌生。但當檢視今天的新高中學制,這些原則有否履行?還是已經變種、異化,甚至背道而馳?

 以新高中引入校本評核為例,評核卻非真正的「校本」,而是在學校既有的考評方式以外,再架床疊屋,要求學生各個科目、多個階段、按一系列指標、多次上呈分數,將考評元素徹底滲透學生3年的學習生活當中,學生變為「求學只能求分數」、以「考試帶動學習」,動人的口號淪為空言。新高中也標榜「照顧多元學習需要」,但驗證於必修必考的通識科,其課程深、要求高,每屆8萬高中學生,要同樣掌握高階思維的學習、模擬大學撰寫論文的學習方式。在教協兩次調查當中,照顧學生學習差異,都是教師最頭痛的難題,3成學校卻連分組教學都未有資源做到。即使教師放棄假期、課後補課,但面對漫無邊際的課程、指標嚴格的校評,加上資源配套的不足,教師要「不放棄每個學生」,又談何容易?


現實版的通識教育科
教協理事•中學通識科教師馮潤儀


 作為一名教授了十多年高級補充程度通識教育科的老師,我很享受學與教的過程,且非常認同此科確有助同學發展獨立思辨能力,讓他們成為一個有識見的公民;奈何的是,新高中通識教育科的設計,並沒有正視12年免費教育下同學的獨特性、師生比例等,且課程無邊無際,獨立專題探究的要求又高,同學及同工的壓力是超乎想像的。

 與教育局同工會面時,我們提出了多項的改善建議,期盼讓此科能達致最佳的果效;可惜的是,所得到的回應並不積極。簡單來說,他們聽到我們的要求,但還是請我們繼續等、等、等;還是請前線同工們繼續用校本的方法解決教育局的課程及評核問題。

 若師生現在面對的情況是一題通識教育科的試題,不知教育局同工的答案能取得多少分呢?

 或許,除了讓前線同工借調到教育局外,應讓教育局同工借調到不同組別學生的學校,讓他們走在最前線,他們才或會真的明白何謂「水深火熱」。


同時吃盡天下之珍不是要了學生的命嗎?
-與教育局官員會面後的一些看法

中學中文及中史科教師陳老師

 8月30日與教育局官員會面,其中談及有關新高中校本評核的問題。我發覺官員們對教學前線所面對的困境一無所知;對於學生、教師甚至家長所懷的憂慮視若無睹。本人有以下兩點看法:

 第一,主政官員指出,學校恆常已有不少學習活動及練習,校本評核只是要求在恆常的教學活動中劃撥一部分作為校本評核,並不會增加學生及教師的負擔。這也是不少只懂紙上談兵而缺乏實戰經驗的官員及學者的陋見。前線老師及學生很清楚,一次純為教學及學習的活動或練習,師生皆會從容面對,大家所專注的皆是教與學本身,未有甚麼附加壓力。但如果該活動或練習的分數涉及計算在校內成績,則學生便會感到壓力,而老師也會多花時間設計較清楚及嚴謹的評分尺度。大家均知道,凡涉及「計分」便不單是純粹的教與學。學生會擔憂成績欠佳導致被同學看不起或被家長責罵,甚至影響升班。至於老師也會擔心如果處理不好便難以彰顯學生的真實能力,對學生不公,甚至招來家長的投訴。如果涉及高風險的公開考試——新高中文憑試校本評核,則壓力之大不言而喻。對學生而言每一次校本評核便是一次公開考試;對學校而言真要把自己化身為土製考評局——製作仿真度極高的「校本評核手冊」、舉行鋪天蓋地的評卷會議等。但學校沒有的是考評局的資源及時間,而老師和學生失去的是「浴乎沂,風乎舞雩,詠而歸」的教育境界。至於家長,由於分數涉及子女的前途,直要與老師「分分計較」,動輒投訴恐嚇,可憐學校又沒有考評局的權威,只可忍氣吞聲,甚或挖空心思花大量時間堵塞漏洞,設計五花八門的免責條款。教育於斯,不亦悲乎﹗

 第二,官員們每以各科課程設計完美,考評方法想得周到為由,而無視面對新高中文憑試的學生、教師及家長的困境。官員們躲在象牙塔內閉門造車也好,走出冷氣房偶然到學校視察巡狩也好,反正他們的時間便是用來美化課程及考評方法,因此暫且假設每一科的校本評核均想得周到。但諸君留意,每一負責官員只為他們所負責的科目想得周到,但學生要承受的卻是各科的校本評核。補品雖好,但要你同一時間吃盡天下之珍,雖未至喪命,但流鼻血也是在所難免的。學生只做一科校本評核或者可以應付,如果三主修加兩選修均要校本評核,這不是要了學生的命嗎?據教協的調查,在校本評核未全面推行的現在,不少學生已吃不消,到全面推行後情況將會如何?而且,不同科目有不同性質,並非科科均適合校本評核。是否為了迎合主政者的願望,香港教育界便要遍地起高爐,家家大煉鋼?如果不及早反省,到時迎來的是「三年飢荒」和「十年浩劫」!後知後覺之後,再作檢討,在此役中犧牲的師生就死得冤枉了!

 由於篇幅所限,諸如校本評核與公開試掛鉤而失卻原意,由校本評核而導致的擾亂學校文化等問題暫且不談。作結之前,還請諸君留意點本國史。考試制度是中國人的發明大家都知道,但自認為學得西方先進考評方法的人請留意,「避免一試定生死」的校本評核精神何嘗不是我國的發明?稍為了解本國史的人都知道,唐代的「公卷」或「溫卷」制度,便是為了避免一試定生死。但後來也是陋敝叢生,到宋代而被取消﹗以史為鑑,不可不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