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孩子一起寫詩

雄仔叔叔

 

  前幾年,豬流感期間,在幼兒園聽孩子講故事。美恩說:

  有一日 /豬豬o係度行下行下 /跟住有個小朋友摸隻豬豬 / 
  咁摸下摸下?陣 /流?感俾小朋友……

  跟著那個學期,幼兒園主任問我有甚麼新搞作,我說心裡一直想跟孩子寫詩,她說好。寫計劃書時要立個名目,衝口而出就叫詩流感,想著,詩,是一種流動的感覺。但其實更可能是因為美恩的豬流感古仔。謝謝美恩。

  怎開始呢?有點心驚膽跳。詩,用形象去捕捉一種感覺,用另一種眼光去看日常的事物,但怎樣引導孩子進入這種狀態呢?不知道。經過一些曲折,我用觀察開始,就看自己的手吧,孩子的專注和精準,叫我如釋重負:

  卓軒  我的手 /好像天上的閃電 /會發出聲音

  浩忠  我的手 /好像蜘蛛 /爬出一個蜘蛛網

  巧兒  我的手 /好像一塊麵包 /在滑梯溜下去

  多年跟孩子共事同行,愈了解他們的法力無邊。他們勇猛、坦誠,一有機會,無所不言,言無不盡。這些質素又源於他們對世界的「未知」(not-knowing) ,這不就是詩人求之不得的,用「新鮮」的眼光看世界的能力?

  觀看、觸摸、聆聽,進入敘事,發生,變化,流動,一如故事的起承轉合,孩子是喜歡的。如何把白描引進詩的想像?我想起生長、長大。去年他們是N3,今年是N4,長大了,還有甚麼說明你長大了?

  《長大的詩》 柏迪
  本來睡BB床 /現在睡大人床 /我長大了

  柏迪的想法跟身體有關,引發其他孩子的經驗,靜怡興奮地舉手。

  《長大的詩》 靜怡
  雀仔在蛋裡 /出來 /吃一些蟲 /長大了

  我想他們進入不同的想像空間,於是我問:石頭會長大嗎?光會長大嗎等等,他們笑著說不會,石頭怎會呢?!但當我轉過另一方式說:嘿,光也會長大的,你們知道怎樣嗎?他們中計了。他們首先用自己喜好的物/事開始。

  《巴士長大了》 宇衡
  一層的巴士是細路 /兩層就是大人 /巴士長大了 /
  如果它長大到十層 /就是老巴了

  永林呢,她用眼前的事物開始:

  《地墊長大了》 永林
  有個正方形的地墊 /有人砌多一塊 /又多一塊/
  地墊長大了 /變成長方形

然後是不同事物的長大詩。

  《光長大了》 敬豐
  有些電 /走進光裡面 /光就長大了

  《石頭長大了》 諱琳
  石頭被水沖走 /就長大了

  《石頭長大了》 采霖
  本來很細的石頭 /水沖另一塊過來 /石頭就長大了

  大家好像都同意了,甚?也可以長大的。空氣呢?空氣!他們又笑了。我伸手捉抓眼前的空氣,都落空,然後,我噴一口氣,捉!哈!他們知道,我們又要進入語言和想像的冒險。

  《空氣的詩》 嘉琪
  我捉著自己的空氣 /它好像 /爸爸抽的煙

  還有很多很多的語言冒險,在同一機構的不同園校。這計劃最初一個考量,是孩子如何才不怕書寫文字;我想只要那些文字,與及文字的內容是真正屬於孩子自己的,他們就會樂於在書寫中擁抱它,重溫創作時的感動和快意。最後一節,孩子在抄寫自己的作品表現的專注和鍥而不捨,印証了我的想法。

  還有更多的說話,有關詩,孩子的詩,我們和孩子一起的詩,周而復始,還是讓孩子把我的想法說出來吧:

  《光的詩》 恩顥
  熄燈 /好像BB /發光 /好像哥哥 /發多一點光 /變成爸爸
  再多一點光 /好像爺爺 /再多一點 /就死了 /再多一點呢 /又變回BB

  怪不得有人說,孩子都是哲學家,生與死;光亮,生命的力量,燃繞,死亡,新生。恰當又新鮮,好詩。


刊於 591期《教協報》2011年6月27日出版

 
回 上 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