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親的告白》與《山雨欲來》

宗教戰爭的血海情仇

張文光

 

  世上所有的戰爭中,以種族和宗教的戰爭最是傷痛。

  加拿大電影《母親的告白》(Incendies),改編自黎巴嫩作家的舞台劇《Scorched》,藉一對年青兄妹追尋母親故國的足跡,觸及人類最遠古的仇恨,就是種族和宗教的殺戮和戰爭。

  《母親的告白》的戰場是黎巴嫩,涉及基督教與回教的爭端。一個基督教女子,懷了回教徒的孩子,被視為宗教背叛。她的愛人被殺,剛出生的兒子,紋身後送去孤兒院,自己也被迫離開家鄉。

  死去丈夫,失去兒子,她憤而加入回教游擊隊,暗殺基督教的領袖,被捕後獄中被姦成孕,生下一對子女,輾轉到了加拿大,卻遇到獄中強姦她的人,竟同時發現,他身上有著孤兒院兒子紋身的印記。

  一個亂倫的暗示,不寒而慄地浮起:難道強姦她的人,亦夫亦子?這個人,也同時流著基督教與回教的血,命運竟荒謬如斯,痛苦如斯?

  這使我想起多年前的電影《山雨欲來》(Before the Rain)。這是三個可以獨立,但情節相呼應的故事,主題只有一個:種族與宗教綿延的仇恨,盲目狂熱,血腥暴力,變成魔道。

  南斯拉夫馬其頓偏遠地方,山上有兩條村莊,人們世代往還,甚至有異族的愛情和婚姻。但在平靜背後還有仇恨。當種族和宗教的仇恨被挑起,人們便陷於瘋狂的仇殺中。

  一個愛上基督徒的回教女子,視作背叛,被親哥哥殺死。

  一個救助回教女子的戰地記者,視作助敵,被同族好友殺死。

  非我族類,非我宗教,就要以生命償還幾百年前的血海深仇,或者流今人的血以祭漫長歲月的血債,誰對誰錯,恐怕連上帝也說不清,殺了再算。

  暴雨將至,血色將至,雨過天晴,還有新的暴雨,還有新的仇殺,電影說:The circle is not round,種族和宗教戰爭,不可理喻。

刊於 591期《教協報》2011年6月27日出版

 
回 上 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