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而休不了

韓連山

 

  朋友問退休生活如何?我總不知如何作答。本應悠悠閒閒的過活,可是,一年過去,好像總是勞勞累累的沒閒過。

  很多朋友為我退休而高興,說「總可以抖抖了」。我當然不忍把人家替我高興的心情也奪去,惟有支支吾吾回應「不錯不錯」。也有朋友替我高興之餘,極為羨慕我可以「光榮引退」,因為在這風風雨雨的行業內,能「得以善終」也似非易事。對這類朋友帶著?羨目光的由衷恭賀說話,我又怎能回應他們說自己「好像沒有閒過」呢?人家還在前線掙扎,你卻有自不在,還說這些風涼話?

  當然也有朋友知道我退休後大抵在忙些甚麼事,但要數算清楚也沒可能,誰又想聽你喋喋不休,大談「自討苦吃」的那些瑣瑣碎碎「沒事忙」?所以這類朋友問起,我也多數聳聳肩,說「這陣子是全職義工」,然後相對而笑。

  說自己「自虐成狂」,俗語「貼錢買難受」,絕不過份。單是教協會、操守議會、教師中心的事工,已用了我大部分的時間。能順順暢暢地參與工作當然愜意,再忙也有理由證明花時間是值得的。可惜的是,這三個組織,有若戰場,打打殺殺的為爭取這樣那樣、為保衛教師權益、為平反教師冤屈,與官員的糾纏、與不同持份者的爭辯,沒完沒了!再加上其他團體的邀請,出席講座論壇集會遊行、撰文評論時政,真箇教我退而休不了!

刊於 591期《教協報》2011年6月27日出版

 
回 上 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