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國民教育」獨立成科
看教師專業自主與選擇權的損害

權益及投訴部副主任 區健豪

 
 自1998年教改推行以來,香港教育便脫離了「人本思維」,校長教師都成為了教育局推行改革下的「執行工具」,為求政策順利上馬,局方屢屢向校長施壓,校長便向教師開刀,前線教師的專業自主和學生的前途往往成為了洪流中的犧牲品。

 而教育局最近處理增設「德育及國民教育科」的動作,便是再一次顯示當局的霸權行為如何侵蝕教師的專業自主。

 教育局於5月初公布了長達243頁的課程諮詢文件,為趕及明年上馬,成立只有半年多的專責委員會企圖快刀斬亂麻,以「環保」為由不向任何教育持分者印發一紙諮詢文稿,並只舉行僅8場諮詢會,便打算落實推行。期間,有關委員完全迴避了業界提出的種種問題,令教師既擔心又懷疑把「國民教育」獨立成科的必要,以及其推行背後的目的是否「長官意志」和達到「政治洗腦」;這不但損害教師的專業自主與選擇權,視香港教師為「政治灌輸」工具,最終更會對學生造成負面影響!

 雖然建議新增的科目名稱是「德育及國民教育科」,但坊間人士議論紛紛主要是當中「國家範疇」的部分,與現正推行的德育和公民教育、中學通識科及小學常識科的學習內容重疊,當中涉及與現行科目協調和課時競爭等的問題外,最多人關注的是學生學習表現的評估方法和教師的評核標準。專責委員會曾多次強調新成立科目「不設考試、不用評分、評估以描述性為主」,但曾瀏覽整份《諮詢稿》的同工,都不難發現當中很多魔鬼細節。例如在文件的第129頁,它就以評分表格形式對學生的表現作出評估,當中包括:「對同胞的需要或不幸遭遇,產生情感觸動,表達真切的關懷或予以援助」和「認同自己的國民身份,樂於作為中國人」。試問若有學生因知道「六四事件」,而不滿國家以武力對待手無寸鐵學生的做法,出席參與六四燭光晚會,支持「平反六四」的運動,教師該如何評分?評分後又是否需要跟進?若不跟進,評估的目的何在?若需跟進,那該如何處理與學生的認知衝突呢?此外,我們亦關注教師應持甚麼評核標準來評估學生的價值觀,標準是由班本、級本、校本、教育局之本還是國家之本來訂定呢?「專業」與「自主」乃是互為體用、不可分割。自主必須以專業為基礎,而專業必須透過自主來完成。我們還可以相信當「國民教育」獨立成科後,教師的專業自主與選擇權不會被損害嗎?

 作為教協理事會的新人,我選擇了最直接了解前線同工的方法,就是加入權投部,期間了解過不少求助個案,很多都是因學校高層壓力或管治問題而導致教師精神健康達致臨界點。而追溯原因,每每是教育當局在未經廣泛諮詢、深入了解與計劃下,草草推行措施。教育局一聲指令,學校「加倍」執行,向教師施壓,教師要達標,影響教學工作,最終犧牲了學生,教育生態嚴重扭曲。教育同工定當醒來,關注和堅決抗絕當權者的不成熟構思,維護教師的專業、自主。

 如同工在聘任事宜上有疑問,歡迎致電2780 7337與本部聯絡。

(權益及投訴部聯絡電話 : 27807337或電郵: [email protected]
(本欄文章,請瀏覽www.hkptu.org/mainindex.php > 權益 >「權益與專業」專欄)
 

回 目 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