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微十年教育知著

趙志成

 

 在《教協報》寫〈見微集〉,原來剛滿十年,欄名「見微」,取見微知著之意,本想藉小故事,小體會談教育,後卻因教改起動,要多從教育專業、教師培育角度論教育,文章變得深重,始料不及,多謝編輯及同事體諒,錯愛有加,不限篇幅字數,讓我暢所欲言,共二、三十萬字,都儲於教協網頁上,可惜01年之前在副刊版〈教育點線面〉的小塊文章都失去了。

 84年成為師範學院教師,只想做好準教師培訓工作,年年參加教協周年研討會,也會在中文運動、反日改歷史等問題上走上街頭,重遇羅平、夏文浩等人;八九民運是激發點,受司徒先生感召,羅平推薦,90年加入教協理事會,多負責教育專業範疇的工作,尤其是對各教告書及政策的分析、整理,撰寫教協的意見立場等,對本科讀經濟的人,常寫這類文字,是很大的挑戰,也是好歷練,感謝理事會各同事。

 90年代初,是在各報章寫方塊文字的高峰期,當時各大報章皆有教育版,發表意見的機會多,是匯集教育界人士意見的好平台。最初不定期投稿《明報》〈教育點線面〉,後得布裕民、陳漢森推薦,在教育版寫〈師語私語〉,及後也在《星島日報《大學廣場》〈翰墨軒〉、《快報》〈教育餐〉為文,都是一星期一篇,持續兩、三年,還有《華僑日報》兩星期一篇的二千字文章,一月一期的《教師世界》,不定期的《信報》〈教育眼〉,教協的《教師專頁》等,又是二、三十萬字,年前多得同事重新整理輸入,部分儲於http://chiuchishing.wordpress.com/網址上。

 見微十年,剛與教改同步,又自97年加入中文大學教育學院工作後,有機會參與大學與各中、小學的專業協作計劃,算是穿梭於理論與實踐、理想與現實之間,此欄的文字,既想把教育理論的良好意念、學校改進的方向策略,教師的專業成長,好好在前線落地生根,而不止於浪漫期望;亦想在教學前線的工作經驗中,不斷總結反思,增添知識,回饋學術理論,也期望能對政策決策及推行者們,有所參考及影響。

 從沒收過讀者意見調查的回饋,不知所寫是否適合閱讀,偶有朋友批評寫得太深、名詞多、學術理論太濃,學者朋友又嫌只是談經驗、個人意見、沒研究數據,都一一緊記。其實最想寫的仍是小品故事,寓意寄情的小文,可惜事與情都可遇不可求,不能杜撰。

 常認為教育改進是持續的,教師亦應是專業自主的,這十多年間,因著種種政策及環境因素,學校內工作繁重,教師壓力大增,是不爭的事實,但從與學校協作的經驗所知,整體教師的專業成長突飛猛進,在教育範式及視野、教學知識、專業話語、協作意識、課程研讀理解、對不同校內崗位的角色及認識等等,都有長足進步,令人欣喜。

 教改初期,對小學的影響最大,多了活動與互動學習,對發揮多元智能、多提問探究等意識提高了很多,也落實了專題研習、閱讀、資訊科技等關鍵項目,不過從課堂觀察所見,距離優良教學的目標尚遠,推行一套徒具形式的小組活動,如合作學習,卻沒與教學目標內容及學生能力習性扣緊,對教學內容知識(pedagogical content knowledge)的認識、探討及應用,仍大大不足。

 對中學來說,學制改革的衝擊最大,新高中的實行,教師的教學範式及觀念要徹底改變,無論學生是甚麼組別,如果所有學校都為他們考好中六文憑試,以送入大學為目標,會有甚麼學習現象?不是如何找一套方法策略去「處理」學習差異,或想法隔離學生,多從這「都是、已是」我們的學生想問題,只能從學習動機上想,微觀點的做法,要在每一堂都教得豐富有效;宏觀的看,要幫學生建立人生目標,為他們作未來工作及生涯規劃,接駁好學校與職場的橋樑。
 

回 目 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