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日制幼兒學校
學券制下的困境及支援需要

非牟利幼兒教育機構議會副主席陳劉燕

 

 全日制幼兒學校源於80年代,社會福利署為支援婦女就業,邀請志願機構開辦幼兒園,確保兒童獲得適當的照顧。2005年政府協調學前服務,將幼兒園轉至教育局管理,但教育局一再強調學前教育半日便足夠,所有政策只以半日為基礎,令全日制幼兒學校的角色逐漸被邊緣化。在學券政策文件中常見以下政策原則的表述:「政府當局認為,對3至6歲的兒童來說,半日制的學前教育已屬足夠及恰當,因為這個年齡的兒童應在家庭環境下與家長和家人共處較長時間。從這個角度而言,政府一貫採取的政策,是資助3至6歲兒童以半日制形式接受學前教育。」

 非牟利幼兒教育機構議會當然認同,若家庭條件許可,父母是孩子的最佳照顧及培育者。然而在香港的現實環境下,家庭結構愈見複雜,跨境家庭、雙程證媽媽、單親家庭等,各種問題均影響家庭發揮其育兒功能。而按政府統計處06年資料,25-34歲已婚人士就業,男性約95%,女性71.3%。因此估計年青雙職家庭接近7成,他們在兒童照顧上有明顯的支援需要。

 幼兒學校支援雙職家庭、有特殊需要及社區需要家庭,因此運作模式獨特:提供服務的時間長(每天最少10小時服務,每週5天半),部分更有延長時間服務至晚上8時;收生名額較少及少假期等,令幼師工時長及壓力大。2007年推出學券,政策向半日制傾斜,導致幼兒學校教師嚴重流失,招聘亦出現困難。本議會部分會員學校的教師流失高達40%,情況嚴重,遠較政府公布的6.9%流失率為高。關鍵是,政府的數字只反映幼師離開行業的流失情況,而非幼師離職,可是幼師在幼稚園間的離職和流動,實際已構成學校運作的困難,影響兒童的學習和情緒。

學券政策令幼兒學校面對的困境:

1. 教師培訓津貼懸殊令教學支援不足

 由於學券以學生人數計算教師培訓津貼,忽略半日全日的差異,導致有半日制幼稚園獲得的教師培訓津貼是全日制幼兒學校的3倍。即使學校運用較低比例作教師進修津貼,令全日制學校幼師所得津貼額只有半日制老師的一半,剩下可用於聘請代課老師之餘額仍有很大懸殊。因為幼兒學校只有足夠金額聘請代課老師3年,導致現時大部分幼兒學校已無餘額聘請代課老師,支援教學需要(表1)。

2. 學券資助未能減輕幼兒學校的學費

 學券資助面額一律以半日制幼稚園的營運模式計算,未能照顧全港約30%使用全日教育服務的家庭。以10/11學年加權平均學費計算,半日制幼稚園扣減學券後,全年學費$4,700,而全日制幼兒學校的學費連膳費則高達$21,000,是半日幼稚園的4.5倍。由於扣減學券後學費差距大,令有需要全日制學校的家長卻步(表2)。


要求給予全日制幼兒學校每年一筆過的校本資助金

 全日制幼兒學校提供服務的時間長(學校每天最少10小時服務,每週5天半工作及只放公眾假期),每週提供服務時數為55小時;相對半日制幼稚園提供服務全日以6小時計算,每週提供服務時數為30小時,半日及全日提供服務時數比例是1:1.83。

 全日制幼兒學校的營運壓力極大,本議會僅列舉相較半日制幼稚園的全日運作,全日制幼兒學校的長時段運作,每年已涉及超過60萬元的額外營運成本(運作成本計算見表3)。因此建議當局因應幼兒學校的多元性而每年給予校本資助金$623,600,以增聘教職員人手,及用於添置教學設施,此舉能扶助全日制專業發展的多元模式,穩定營運條件,及避免學費不斷增加,令家長負擔沉重。倘若政府未能支援幼兒學校減低成本的壓力,半日及全日學費差距將不斷擴大,迫使家長以經濟因素凌駕兒童需要,而作出選校決定。

長遠推行15年免費教育 建立優質而堅實的教育基礎

 香港未來的可持續發展,植根於今天社會對幼兒優質培育的勇氣與承擔。政府有其不可推卸的倡導角色,以確保幼兒有接受優質教育照顧的均等機會,作為終身教育的公平起點。本議會確信全面資助幼兒教育乃實踐優質教育的基石。政府須因應宏觀環境的發展,全面檢討幼兒教育,制訂願景和發展藍圖,以落實推行15年免費教育,締造國民成長和發展的優良條件。

表3全日制幼兒學校的長時段運作成本

 額外營運成本為每年 $623,600 ,計算詳情如下:

總計

(A)+(B) = $623,600,即

(A)額外的員工薪酬承擔(教師及工友):
   =$378,000 + 75,600 = $453,600

(B)額外的其他營運開支金額:= $170,000

註:各個列表數據僅為參考舉例,幼稚園因應實際情況有所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