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理難容,莫過於此」 

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 潘嘉偉

 
  甚麼是「天理難容,莫過於此」?當我們聽見或看見有人被殘害的時候,我們會有這樣的反應,說出這一句惻隱之心的話。非常不幸,這些情況在我們現今經濟看似強大的中國仍然不斷發生,中國政府想否認,經常以「中國會依法處理」、「中國是法治國家」或「不要干預中國的內政」來回應人權問題,但事實終歸事實,以下說明的幾位維權律師和民間法律工作者的情況,已足以讓我們說一句「天理難容,莫過於此」。

 自學法律的山東失明「赤腳律師」陳光誠因為揭露當地強迫婦女墮胎的暴力計劃生育政策,結果被誣陷「聚眾擾亂交通罪」和「故意毀壞財物罪」,於2006年8月被判刑4年3個月。但真正的噩夢在陳光誠2010年9月刑滿出獄後才發生,陳光誠與妻子袁偉靜及其家人被軟禁在臨沂雙堠鎮沂南縣東師古村的家裡,大部分時間與外界失去聯絡,甚至有外國記者和外交官員曾嘗試到當地,但都被守在村口的人員攔截,無法探望陳光誠一家。2011年2月初,網上流傳陳光誠和袁偉靜自述被嚴密監控的錄像,約一個星期後傳出陳光誠與袁偉靜被毆打的消息。

 此後,再次沒有陳光誠一家的消息,網名叫「珍珠」的南京網民期間曾兩次嘗試探望陳光誠,但被看守人員及公安強行帶走和短暫扣留,甚至被毆打。直至6月16日,陳光誠的友人把袁偉靜一封信件筆述2月18日被毆打的情況公開,這是4個月以來再次有關於陳光誠一家的消息。袁偉靜在信中表示,2月18日下午雙堠鎮副書記張建和沂南縣國保帶了70至80人衝進陳光誠的家,對他和袁偉靜暴打及酷刑對待兩個多小時,他們嚴重受傷,但不獲准外出就醫。陳光誠被毆打至曾經一度昏迷;袁偉靜則左眼眉骨和左肋骨可能骨折,左眼黑腫,五、六天不能看東西,他們家裡的電腦、攝像機、錄像機、錄像帶,以及其他電器和手電筒等,全部被國保抄走,其後國保人員在3月再有幾次到他們家抄走一些資料和物品,並以鐵皮封住他們家的窗戶等等。(全文請看:http://www.chrlcg-hk.org/?p=640

 袁偉靜的信件中透露被國保毆打的細節,觸目驚心,令人難以想像為何當地的官員與公安國保人員,可以如此不人道和肆無忌憚,造出如此踐踏法律和人權的行為,極度粗暴對待一名失明人士及他的家屬。陳光誠一家面對的粗暴打壓,再次顯示中國政府對打壓維權人士的做法,已到了極度瘋狂與完全踐踏法治的地步。

 陳光誠一家面對的打壓當然不是獨例,相信大家還記得失蹤多時的北京維權律師高智晟。高律師面對酷刑的情況,同樣讓我們不禁悲慟地說:「天理難容,莫過於此」。高律師2009年2月4日在陝北老家被帶走後失蹤,直至2010年3月底突然出現,但從記者拍下他的照片看來,他瘦了很多,而且面容非常憔悴,面型有點扭曲,當時已擔心他曾否受酷刑對待。他出現不到一個月後,原來於2010年4月20日往烏魯木齊探望他的外父,卻再次失蹤,至今下落不明。2011年1月,美聯社發布關於2010年4月初跟高律師做的訪問內容,報導指高律師自2009年2月被關押14個月以來,受到各種不同形式的酷刑對待,包括曾被公安剝掉衣服後以槍柄毆打;他有幾次被戴上頭套,被腰帶綁住,超過16個小時不能動,打他的公安人員又告訴他,他的孩子幾近精神崩潰。他們又恐嚇他,說會殺了他,然後把他的屍體扔在河裡(參考: http://www.chrlcg-hk.org/?p=594)。看完整篇報道會令人感到非常悲憤,怎麼看守高律師的人會如此沒有人性地折磨一個人呢?

 陳光誠一家與高智晟律師面對如此慘無人道的酷刑對待,再一次敲響中國法治的警鐘,公安國保人員如此公然踐踏法律,施以酷刑恐嚇維權律師和維權人士的家屬,反映公安與地方官員權力過大,中央政府若再不予以重視,中國在國際社會的形象只會越來越差,中國外交部再說十次或一萬次「不要干預中國的內政」來推說人權問題,也無補於事。在外國人眼中,中國只會以金錢來嚇唬別國,卻殘害自己的人民。天理難容,莫過於此。

 

回 目 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