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校隱瞞導師改分干預學術不能容忍

教協報記者

 大專教育市場化,在缺乏監管的情況下,市場失效,課程氾濫,質素如何保證?有課程導師投訴,院校在不動聲色下,以行政手段推翻導師對學員的考卷評分,令有關單元的合格人數大幅增加,此舉不單是侮辱教學人員的尊嚴,更是嚴重干預學術,校方必須查明真相並向相關導師清楚交代,確保課程的學術水平和考試的嚴明公正。

 繼早前多所社區學院被揭發偏離指標濫收學生,收生條件屢破新低之外,院校向學生「送分」和「放水」的投訴也愈揭愈多。本會月前接獲浸大持續教育學院一名前課程導師的投訴,指他所任教的工商高級文憑(策略物流與供應鏈管理)課程內的「中國與物流方案」單元受到干預,有關的學術統籌在事前不曾諮詢,事後又不作通知的情況下,單方面修改導師對學員的考試評分。經調整分數後,期考的合格人數由0人增至9人,在加入持續評估分數後,整體合格人數更由3人大幅增至20人(校方報稱是18人),事件令他感到震驚和侮辱。

校方歸咎溝通不足

投訴人解釋,涉及這次被投訴干預學術的課程單元於去年7月開班,學員期間須提交習作(持續評估佔總分40%)和接受期終考試(佔總分60%)。在去年10月的期考部分,全數應考的22名學員中(2人缺席)竟無一人合格,當他發現情況異常後,已即時向上司報告。然而,及至有學員收到兩次不同成績,及向導師查詢補救情況後,他才發現校方在短時間內大幅調高學員的分數

 有關的課程單元為必修科,畢業生可銜接海外院校和享有專業學會會員的資格。為免專業和學術水平受到干預,投訴人即使向教資會投訴不果,也堅持事件不能草草了事,更不接受校方將事件淡化,將事件定性為溝通不足,於是向本會作出投訴。有關的調分過程黑箱作業,導師被蒙在鼓裡,既然校方宣稱「有一套內部的質素保證機制,並已通過聯校質素檢討委員會(聯委會)的評審」,何不光明正大,將這次個覆卷和調分的過程公諸於世,以行動證明有關的程序是公正有效,讓導師和公眾可以信服? 

額外加分的原因?

  投訴人強調,學員不合格的原因,主要是他們的語文和分析能力較弱,這可能與他們離校多年不適應課程要求有關。由於考生沒有完成答題,故他也難以給予分數,與評分的寬緊無關,例如考卷要求考生必須回答4題,有學員只答了1.5題,故只得9分,而該學員在3次持續評估(佔總分40%)中,亦有一次不合格。因此,校方根據甚麼準則,讓沒有答題的同學由9分增至49分,整體成績由F級變為D級,學院必須清楚向師生說明及向公眾交代(見表)。

  就這次學術的爭議,既涉及校譽,也關乎投訴人的專業判斷與個人誠信,客觀的做法是按評分準則覆卷。因此,本會於月前去信教育局的信件中,已協助投訴人明確要求在一位獨立公正人士的見證下,按既定的評分準則覆核試卷,以示公允,如確定該導師評分過緊,甚至出錯,校方可以讓他了解並要求他改進,而非不動聲色,或以學院「為確保調整考試成績的公平和獨立性,不會邀請課程導師參與調整考試成績的工作或在過程中提供意見」為理由,既單方面推翻導師的專業判斷,也剝奪導師應有的知情權。

教育成了一盤生意

 會長馮偉華批評,近年專上教育市場化,院校競爭白熱化,開辦課程一窩蜂,教育彷彿成了一盤生意,所謂「寬進嚴出」的原則,在自資界別已告失守。為了償還建校貸款,或是設法在這個龐大的教育和進修市場分一杯羹,院校會否在收生壓力下「憑(鈔)票即收(生)」?有否盡責任做好把關,確保學術水平與課程質素?教資會月前發表的《展望香港高等教育體系》報告已提出預警,並建議設立機構整合和監察專上教育,政府不能再視若無睹。

  他又指出,過去院校被投訴「放水」的新聞時有所聞,由於導師多以短期合約聘用,為怕工作不保,甚至難以在業界立足,投訴人多選擇匿名投訴或將事實埋在心裡。事實上,這次有投訴個案願意挺身作證,目的並非「唱衰」學校,而是為了捍衛專業的水平和學術的尊嚴,直至向教資會和教育局投訴不果後,才選擇公開事件。

行政干預學術權力壓到教學
 浸大教職員工會發言人杜耀明表示,試題內容須經校方審定,更得到校外委員的確認,學術統籌主任在不動聲息和黑箱作業的情況下擅自調分,是否意味行政可以干預學術,權力壓到教學要求?浸大持續教育學院屬於浸大的七所學院之一,因而享有自行評審的資格,為何持續教育學院的覆卷或調分機制可以自把自為,無須經部門和教務議會等獨立機制審理,也無須將調查結果通知投訴人?這是對學者的侮辱,對學術的踐踏,學院必須向有關導師道歉。

  他強調,浸大不是「街邊學店」,而是按法例享有頒授學位權力的高等學府。因此,浸大有責任查明事實,既要維護學術自由,也要保障教師尊嚴,更要確保由浸大或持續教育學院頒授的學術資歷,包括高級文憑和學位課程必須有質素保證,以免影響校譽和學術資歷的公信力。


部分獲大幅調分的問題個案

註:期考、習作1、習作2和課堂參與成績分別佔總分的60%、15%、20% 及 5%;
 :由於校方在短時間內已刪除學生的成績,部分資料乃按投訴人的個人紀錄或記憶覆述,有關資料已提交教資會,但卻未獲跟進。

[回上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