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舟與毅行

洪英豪

 

  現在很多大機構都鼓勵同事參加龍舟競渡或毅行者,以建立團隊精神。我認為組織龍舟隊參加競賽不會太難,所有隊員只要一起聽著鼓手指揮扒槳也就成了。比賽只是幾分鐘,就算隊員間配合差,落槳時間有分別,也只會減慢速度,但大都可以整隊一起到達終點。

  毅行者以四人一隊,要在四十八小時內走畢一百公里長的麥理浩徑。看似不難,一般健康、有運動的成年人都可以做到。然而每年千多隊伍中,約有四百隊不能全隊完成賽事。其中最難的,是全隊人要在每個檢查站共同到達,經工作人員確認後才可以繼續走餘下的路程。這十個檢查站就好像十個難關,每每成為團隊爭吵及退出賽事的地方。雖然有參賽者是因為傷患、疲倦等身體狀況而退出,但更多是因為隊員間的不和。而導致不能一起走畢「百里麥徑」。團隊中的四人行山速度會有快慢,大家或會前後腳到達檢查站。到達後,各人對休息時間的需要或感覺又有不同。假如這些不同及差異缺乏互相溝通諒解、支持及包容,團隊精神也就沒有了,亦就不能整隊人一起走到終點。

  我以為要四人同心,經過民主溝通,一起走過重重難關,是很困難的。反觀整隊人靜靜地聽從單一的鼓手指揮,將龍舟扒到終點會容易很多。然而讓我選擇,我會去行毅行者。因為行「百里麥徑」的過程,大家互有傾講,團隊精神的重要元素—「友情」,就是這樣建立起來。龍舟隊有效率但較少「友情」的團隊,是比較乏味的。教協會就是我心中充滿「友情」的團隊。再者,龍舟競賽是短途的三數分鐘賽事,講求即時的爆炸力,過程中的變化很少,隊員間沒有溝通也不成問題。毅行者是長途賽,過程中的天氣、地形及參賽者的變化很多,隊員間沒有溝通是不可能的。在教協會工作,面對千變萬化的環境,各人之間的溝通、默契及包容,更是持續發展的要素。

刊於 590期《教協報》2011年6月6日出版

 
回 上 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