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公不義,必致反抗

梁根源

 

  若學生有以眾凌寡、恃強凌弱之事發生,受害一方,如有反抗的行徑,例如擲物、叫嚷、摞地、寫大字報,老師首要處理的,應是打擊、教育施暴的一方,還是受害者反抗的行徑呢?

  若老師認為受害人的行為公然破壞秩序,違反紀律,以身試法,若不懲罰,會教壞其他學生,必須強力打擊,絕不手軟;但另一方面,對施暴一方,不查不究,這樣對嗎?

  現今香港,正陷入這樣的亂局。早前,反高鐵的中環圍城、清拆菜園村時的浮腰傷人、反財政預算案遊行後阻路示威被暴力清場,以至屈示威者襲擊曾蔭權、超強警力阻止任何向中聯辦的請願、重案組查塗鴉,都是當權者對社會上弱勢的一方、政府政策的受害者、人民為公義而發聲的反抗行為嚴加打擊、絕不放過的表現。

  再到如今,為杜絕再有「五區請辭,變相公投」,不惜再次閹割最有民意代表性的立法會分區直選議席的替補方法,當權者敢於這樣做,就是睇穿有部分人,只看到和勇於鄙視弱勢者擲物、掃檯的無禮舉止,而不會用同樣的力度,去對付恃法行惡、政治分贓、道貌岸然的既得利益者。

  權力與利益,交相糾纏,難睇的又莫如還要講丁權,更要將丁屋權益無限擴展,隨意加建,實乃封建餘毒;政府卻要理順,而非考慮公道的執行合理的法規。執法不公,又見一斑。

  法律是當權者訂立的。法規是否寫得公正,執法手段是否公平,是要不斷去審視的,這是公民的責任。哪埵鹿ㄜ╮A哪奡N有反抗。古人寧死於虎口,也要逃避苛政,今人要彰顯公義,有對抗苛政的決心。

刊於 590期《教協報》2011年6月6日出版

 
回 上 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