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中六視藝學生的信

Billy Sir

 

嘉華、梓穎、春如、麗彥、詠茹:

  開學至今已九個月,指導你們自修高考視覺藝術也差不多一學年了。想想好像甚麼也沒有教過,只感到對你們有很多虧欠。

  回想會考放榜的一天,一如所料,你們都取得應有的佳積。可惜校方沒有開設高考視藝,你們的強項和興趣未能夠延續。眉宇間,我也感受到你們的無奈和失望。
於是,你們找我幫助,希望我私人時間指導。我知道憑我一己之力,一定不可能應付,因我本身工作已經繁重,也沒有修讀高考視藝的經驗。幸好同事黃老師一口答應,由我和她分工,再加上你們夾錢外聘導師,拉雜成軍,相信可以勉強應付。面對每星期三天的地獄訓練,而你們竟然一直堅持到底,沒有放棄。

  最近,媒體連續報導有關新高中視覺藝術教育的新聞。幾位考評專家集體辭職,抗議官員粗暴干預考核事務。事件道盡了成人世界裡,權力如何令人變得張狂與墮落;學者又要有怎樣的獨立人格和風骨,讓我知道藝術也不能遠離政治。

  你們的創作題材,多圍繞著社會事件,表達了你們對社會的關心,甚至應用在社會行動上,吸引到記者的報道。我們都曉得,原來藝術作品,可以感動別人;藝術家也可以感染群眾,在社會發揮影響力。

  感謝你們陪我去寫生;在我低潮的時候,送上精美的慰問卡。你們總算能將我教過的技巧與知識,應用出來。讓我知道,藝術教育的真正意義,原來是對美善的追求;對人和社會的關懷,對不平和不義的事,常懷敏感的心。你們才是我的老師啊!謝謝你們。

您的老師
Billy Sir

刊於 590期《教協報》2011年6月6日出版

 
回 上 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