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的守護與傳承

出版部主任梁德賢

 六四前夕,天安門母親發出公開信,披露北京當局向其中一位家屬探風開價,企圖以錢去掩埋惡行,解決六四。對話過程表明不談真相,也不承認責任。

 以中國今天的經濟強大,當權者企圖用錢抹去人民的記憶,讓歷史留下空白,完全不令人意外。可惜,他們不會知道,在經濟發展、繁華盛世之外,有自由、人權、民主的普世價值觀;還有人性的尊嚴、記憶的苦痛,都不是金錢可以收買和補償的。正如天安門母親代表丁子霖所說:「這是對六四亡靈的褻瀆,也是對六四難屬人格尊嚴的損害。」

 捷克作家米蘭昆德拉(Milan Kundera)在小說《笑忘書》中,透過異見人士麥瑞克的口說出名句:「人與強權的鬥爭,就是記憶與遺忘的鬥爭。」(The struggle of humanity against power is the struggle of remembering against forgetting.)

 教育學生從慘痛歷史中汲取教訓,乃教師的天職,講述六四正是例子。回到教育前線,同工現時已漸漸被迫做著很多單向灌輸、一面倒唱好中國的工作,例如帶學生去歌舞昇平的官方活動與遊學參觀。「德育及國民教育科」諮詢稿已經出台,我們有必要以專業、自主的角度出發,積極回應文件,告訴社會和政府,國民教育是怎樣推行的。

 每個教師都是歷史的守護者與傳承者

 
回 目 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