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長對談系列之二:
 馮偉華專訪教育局常任秘書長謝凌潔貞

馮偉華

 編按:當教協新會長遇上教育局新秘書長,會否為教育界帶來新思維和新突破,相信很多人都感興趣,這也是我們提出由馮偉華訪問謝凌潔貞的原因。教協會是獨立教師工會,也有立法會教育界代表,維護教師與學生的權益,有責任監察政府施政,是其是,非其非。從對談中,謝太顯示對教育有熱誠,對教師會憐恤,對教協重溝通,也談到教師壓力與小班教學等問題,教協會有同意,也有不同意。以下訪問或可立此存照,看看謝太能否為扭曲異化和變質了的教育,寫上新的一頁。


 「教師需要穩定,試想,若教師今天接到大信封,他們在不安穩的工作環境下,又如何照顧學生?」教育局常任秘書長謝凌潔貞在訪問初段便這樣說,「但這並不代表我們應容忍不稱職或失德的教師,別人把子女交給你,你就要對其生命負責,教育是生命的事業。」

 這個看法,和教協會也類似,只是因為教師工作量多,壓力大,再加上學生家庭背景和教學生態越加複雜和困難,致令教師被綑綁得透不過氣來。所以如何為教師「拆牆鬆綁」,教協會認為這是教育界的首要工作。謝太沒有正面回應這個問題,她建議教師要轉變心態。「教師以何種態度看待工作? 接受還是反感?結果會有不同層次的壓力。」她說:「山不轉,路轉;路不轉,人轉;人不轉,心轉。」她認為有些職務是與教學有關,就應該接受這是工作的一部分。

 有不少教師批評校本評核帶來的工作量過多,遠超負荷。謝太說明白教師需要有工作適應期,但她亦建議教師可以靈活變通。她舉通識科為例,學生選取專題研習的題目不盡相同,涉及的範疇可以很廣泛,對老師來說可謂一件頭痛的事。然而,她建議教師不是每一次都要精批細改。她舉例說,在學生擬定題目及構思大綱的初階時,未必需要花大量時間對題目逐一作深入研究,可考慮讓學生之間互給意見,然後輪流匯報,增強學習效能。她認為不同學生有不同的經歷和角度,每一個學生都可以是教學的資源,把答案融合在一起,透過互相討論,問題便應更易於解決。但談到教師工作量,教協會體驗甚深:回到教育前線,課程的緊密、課時的安排、學生的質素,以至學校的支援,在在影響教學方法和成果,這是不可不考慮的問題。

外評暫緩一年,先做好新高中課程

 問及她對直資風波的感受,她想了一會,說:「是一個自省的機會。」那甚麼是教育最迫切的課題呢?她立即說是新高中課程的推行,並以「只許成功,不許失敗」及「破釜沉舟」來形容。正如《教協報》上期報道,教育局已決定把外評暫緩一年,讓教師集中精力準備新高中課程。不過,這決定與教協會要求完全取消自評和外評,還有很遠的距離。

為教師及學校「充權」

 曾任職勞工處處長的謝太,原來極害怕制定指引。「學校需要指引是怕犯錯,有指引卻又往往欠缺彈性。」主張靈活多變的謝太不喜歡學校只在框框裡辦事,她認為由於涉及公帑及學童福祉,基本的問責原則必須有,但規條不宜太細緻化,學校必須通過處理問題去學習轉變,針對學校自身環境去解決問題,並從過程中找到屬於學校的自主空間,改變現時教育「跟」的文化,更可藉此為學校「充權」。

 她認為教師必須是知識的推動者,而非單只傳授者。「師者,所以傳道、授業、解惑者也。」這是一般人對教師的固有期望。

  「有些通識教師把事物教授得太深但不夠多維度,這不一定對學生或對應付公開試是最好的。」她舉例,日本地震一事,可以討論的範疇很多,觸及經濟、地理、政治等等,沒有劃一的模擬答案,學生要從過往的認識中,透過多角度的思維、分析,有系統及說服力地把見解詳列出來。她續稱:「這就是通識科的獨特之處,考試局沒有模擬答案,若有,教師便做不到知識推動的效果。」教協會在通識科是主張只教不考的,但爭取並不成功。對於沒有具體評核準則,會否怕評分容易出現不公平,她稱:「所以,考評局十分著重網上評卷,盡快發現問題。」

與教協的矛盾點:小班教學

 教協會一直在爭取小班教學,謝太表示不贊同一刀切小班,「面對人口下降帶來的情況和契機,不一定要推行小班。也有老師支持用這些資源來減少課節,以減輕課擔,增加思考及備課的空間。要有有質素的備課,才會有高效的課節。」她又嘗試拋出小班以外的另一模式:大、小班模式並存,以學校的專業判斷主導。「我們應放權給學校,讓學校自行決定在哪一科目大班、哪一科目小班。」她強調說:「以上的情況,是在維持教師人數的大前提下,不減少老師,讓學校自行按實際情況調撥人手及資源去處理問題。」不過,教協會倡議小班教學,並非只為解決升中人口劇減的問題,更重要的是認為小班教學能提昇教學質素,謝太並不同意這點,看來日後需要另作辯論了。

條條大路通羅馬: 減輕小六生壓力

 訪問期間,她曾數次表達「條條大路通羅馬」的理念,她堅信,原則要守,但做的方法卻可以探討、作變通。她舉例稱,「全港性系統評估」一定要做,因為教育局必須知道學生的表現來決定校本支援的重點。學校稱小六學生太多考試了,不能應付。「我曾提出不同建議給學校考慮,包括隔年考『全港性系統評估』或學校自行決定取消畢業前的考試。」她續稱,「全港性系統評估」與校內試都是以課程為依歸,且題目是經嚴謹的專業過程擬定的,學校可考慮只考系統評估。但教協會希望,局方也關注系統評估異化後的操練文化及師生的承受力。

 最後,謝太不忘提及與教協會的關係:「無論以往教育局與教協會的關係如何,我希望已成過去。日後,我們可以多些就不同的教育議題進行討論,例如就教師壓力問題,見面探討各項可行的措施為老師減壓。」教協會當然歡迎直接溝通以解決問題,但是,如果溝通不順利,我們仍會繼續抗爭之路,這是教協會也須立此存照的。

[回上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