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化「德育與國民教育」 

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 蔣昭儀

 最近,「德育與國民教育」這話題,炒得沸沸騰騰;有人擔心課程設計一味為中共政府歌功頌德,「洗腦式」的培養出一批狹隘民族主義者;只為防止他們長大後會就中共政府的不足之處而挑戰政府,達致維穩之效,卻使他們失去批判政府的能力。

 以上的擔心是絕對合理的,因為觀乎現今中國國內的國民教育,培養出不少盲目愛國的憤青,已令人憂心不已;只是,筆者認為,既然香港尚有言論自由的空間,作為教育工作者其實都可以對這「德育與國民教育」進行活化,於課程的框架中尋找更多元化的角度,讓學生對自己身處的國家有更多的反思。

  例如,課程建議中有一項「向國家不同範疇的傑出人物借鏡,學習他們的品格情操」;劉曉波是第一位拿諾貝爾和平獎的中國人,能取得殊榮,也是傑出人物,而且為了使中國更進步而提出《零八憲章》,愛國之心毋庸置疑,要借鏡的話,一定要算他一份;艾未未的藝術造詣受中外人士肯定,也是08奧運國家體育場「鳥巢」的設計藝術顧問,對國家貢獻良多;而何解他們今天一個身陷囹圄,一個失蹤多天,連正式拘捕文件也沒有,這可以當成是學生的家課和討論課題,讓他們自行發掘答案。

 而中國在國際舞台上日益受重視,這是中國發展的其中一項成就,也是課程內需提及的,當然也須講一下中國與國際社會的關係;其中,中國於聯合國簽訂了不少人權公約,是與國際接軌的重要里程,但實施情況怎樣呢?這其實需要向同學講清楚;以聯合國《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為例,當中第九條就保障了人身自由,列明「除非依照法律所確定的根據和程序,任何人不得被剝奪自由」。而且「任何被逮捕的人,在被逮捕時應被告知逮捕他的理由,並應被迅速告知對他提出的任何指控」。可惜,中國雖於1998年已簽定此條約,但自今年二月起,不少維權人士和維權律師都是無故被國保帶走,完全沒有任何正式的拘捕程序或通知,就這樣「被失蹤」,被剝奪自由數週,甚至數月,這有違反公約嗎?而中國政府面對國際的質疑時,會以別國不得干預中國內政等作抗辯的理由;既然簽訂了國際條約了,不履行時,這樣的抗辯理由成立嗎?這些問題,都可以和同學討論分析。

 國民教育亦可從與香港人息息相關的角度切入:為甚麼會有這麼多的大陸人來香港搶購奶粉,甚至買菜?從而切入中國的有毒食品問題 — 有足夠的規管嗎?人民的生命受保障嗎?雖然溫家寶總理也曾聲稱為毒奶粉事件感到痛心,但何解為受害者爭取權益的趙連海卻以「尋釁滋事」被判兩年半?為何他沒有無罪釋放卻只能以「保外就醫」為名離開監獄?須知道現在趙連海雖是保外就醫,但家裡長期有多名保安人員駐守,不能隨意出門,人身自由嚴重受阻 — 這些事件要是發生在香港,會引起甚麼風波呢?

 課程建議中亦提及要講述重大的歷史事件,當然也要包括六四等具爭議的事件;須知道近日有港島某名校的同學竟於某六四研討會中斷言當年學生「仲可以燒死埋(軍人),做埋燃燒彈去襲擊」;但其後接受訪問時,卻稱只是從網上「睇到好多人講」,老師並沒有教授;當政府鼓勵父母家長向子女灌輸性知識以免他們被網上錯誤資訊誤導時,同學卻被網上不實的歷史消息誤導了;因此,為好好裝備同學,令他們出席類似研討會時也不會失禮街坊,宜乎於國民教育課中向同學講述六四事件,並展示當年的報章、電視新聞等等,最好亦包括一些親中政客當年的評論,如曾鈺成譚耀宗等,以啟發他們就這歷史事件進行討論,好好裝備自己。

 而課程諮詢建議讓同學跟大陸的「姐妹學校」作國民教育交流也很有意思;當跟大陸的師生談起「劉曉波」、「艾未未」、「茉莉花」、「八九六四」、「豆腐渣學校」等等,他們會是如何反應呢?透過與他們討論,而令學生能實地了解如今中國的國情 – 平民百姓,能享有多少言論自由呢?  

回 目 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