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焦點
張文光立法會辦事處
網址: http://www.cheungmankwong.org.hk
電郵: [email protected]

平反六四 薪火相傳 ── 繼承司徒華的遺志


張文光

 
  今年,當我們繼續在立法會辯論平反六四的議案時,心裡難免有著哀思,這是因為司徒華先生離世。他曾領導支聯會,為了平反六四奮鬥至生命最後一刻。然而,六四尚未平反,所有仍未遺忘的人、所有仍有良知的人,仍然要繼承司徒華的遺志,直至平反六四為止。

 今年也是辛亥革命一百周年。當年的革命者流血犧牲,反對帝制,建立共和,國家再不屬於皇帝、軍閥、政黨和獨裁者,而是屬於人民。可是,辛亥革命一百年後,中國的民權仍然不彰,這是辛亥革命的悲哀。皇朝已經崩解,時代雖已變遷,烈士的血雖不至白流,但民主仍然渺茫,連寬容都是奢侈的。

  八九民運後,中國全力發展經濟,但缺乏民主法治的制約,政治的貪污腐敗變本加厲,早已形成一個官商不分的特權階級,大量吞噬國家的利益,掠奪人民的住屋和土地,壟斷國家的資源和財富,傷害環境和子孫後代的福祉。人民失去土地、居所、農田和生計,有些人退無可退,維權運動和人民抗爭亦此起彼伏,但都被國家和地方官員鎮壓下去。

以維穩壓倒維璊 

 胡佳譚作人趙連海案一波未平,劉曉波、艾未未案一波又起。中央越來越站在眾的對立面,為了改革開放的既得利益者、為了巧取豪奪的新特權階級,以維穩的名義壓倒維權,槍打出頭鳥,讓人民不敢反抗,讓中國沉默無聲。中東的「茉莉花革命」一起,中國便彷如驚弓之鳥,對任何網絡的號召都神經緊張,如臨大敵,聞花色變,防止人民集結,害怕人民眾的星星之火,點燃中國貪污腐敗的荒原。

 為了反擊劉曉波得到諾貝爾獎,網絡不准談論劉曉波,異見者不准出國,瑞典的空是國家的羞。劉曉波之後,艾未未「被失蹤」,只有單方面的抹黑和無證據的指控,怎能服眾?怎能掩天下人悠悠之口?難道中國以為防民之口可以防川,防止川流不息的怒火?難道中國以為只要不提茉莉花三個字,中國的民憤便會忽然消失?

  今天的中國,經濟上已是強國,但貧富極度懸殊。衣食足應知榮辱,即使未能立即發展民主,最低限度可更寬容—— 寬容對待異見者和維權人士,寬容對待劉曉波和艾未未,更重要的寬容,是解開22年六四的死結。解結的第一步是善待天安門母親,讓她們可公開悼念死去的親人;解結的第二步是讓流亡的民運人士回國,與家人重聚天倫;解結的第三步是促請人大獨立、公正調查六四事件,為平反六四與人民和解,作法治的基礎

撫平歷史的血淚與創傷

 回顧歷史,任何國家、政黨和領導人都曾犯錯,都可能錯誤地鎮壓人民運動,好像南韓的光州事件、台灣的二二八事件、捷克的布拉格之春、南非的種族歧視,但歷史總有這樣的一天:政府承認錯誤,人民沉冤得雪,政府與人民實現大和解,撫平歷史的血淚與創傷。中國曾承認反右和文革的錯誤,曾為1976年鎮壓天安門事件平反,為甚麼對1989年的六四事件,22年後仍沒有勇氣解決這道歷史傷痕呢?

 由獨裁走向寬容,由寬容走向開明,由開明走向民主,是中國真正的維穩之路。維穩不是鎮壓,不是靠公安武警、網絡警察、控制輿論、拘捕軟禁、監獄酷刑、文字獄和莫須有來達致。畢竟,獨裁社會的黑暗管治,只能屬於鐵幕時代的中國,不屬於改革開放的中國。當中國經濟選擇了自由世界的經濟,便意味著要打開中國的政治改革,必須與世界文明同步,接納人類的普世價值,再也不能「關門打仔」,以中國的主權壓制人權。

 今年是八九民運22周年,平反六四是香港人的堅持。立法會年復一年就六四進行辯論,正正是遺忘與反遺忘的抗爭,顯示港人拒絕遺忘的意志,也是極重要的國民教育,讓薪火相傳,直到平反六四的那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