枕畔行吟

詩 ◎ 陳國權/ 攝影 ◎ 小魚

 

一字一字

         
           我習慣了味寡香淡的日子
           細嚼苦澀和慢咽辛辣
           都是尊嚴與自卑的廚餘
           賒欠的家累待償的緣慳
           您為那未押注簽署的婚書
           堂上歷代祖先的姓氏
           燙金貼銀的一個名份
           額頭已被磨滑削平

           我躲閃在塔頂窗沿
           看透雲消霧散月殘星殞
           棋盤內拈上一手補還一子
           都是空劫的失著賴活的錯落
           您留連在街巷市集
           柴米油鹽醬醋茶的撿取
           疊被鋪床送飯奉湯的勞累
           惹來陽台蚊蠅書堆霉氣

           我從來不是一座高山
           沒有聳崖的挺拔峭壁的雄偉
           只有矇矓浮影曖昧輪廓
           風嘯雨吼盡是虛張聲響
           您是一道彎曲蜿蜒溪水
           選擇了奔波湍流的宿命
           石縫雜花和岩隙亂草
           變成一片燦爛吐艷景色

 

遺下半明半暗的痕跡刊於 589期《教協報》2011年5月16日出版

 
回 上 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