貓貓密語

韓連山

 

  看書看得睏,在沙發椅上睡著了。矇矓間聽到叫我的聲音。奇怪,家人都外出了,電視和收音機也沒開著,哪兒來的聲音?

  「山先生,是我!」

  是伏在沙發靠背上的小黑!把我嚇得從沙發滾到地毯上。

  小黑瞇著眼睛微笑,然後舉起後腳替耳朵後搔癢。

  「你會說人話啊......」我還坐在地上,不敢太接近這隻突然開腔說話的貓咪。

  「只是不太多人聽得懂吧了。」

  小黑從靠背跳下來,很舒適地蜷伏座位上。

  「不太喜歡小黑這個名字,為啥不叫我Cordon Bleu,多有氣勢!」

  「不要笑死人啦!哪是名牌 Brandy 啊!」小白不知從哪兒走出來,豎著筆直的尾巴邊行邊說。

  「Cordon Bleu 很好聽噢!法國風情又添浪漫呢!」小黑為自己辯護。

  「那麼,你可知道山先生為啥替我們起了小白和小黑這兩個名字呢?」

  「因為我是黑貓,你是白貓啊!」小黑舐舐爪子,很有信心地回答。

  小白在我身邊坐下,整理鬆鬆的長毛,把尾巴有條理地蜷曲在腹部。

  小黑和我都在等待著她的答案。

  「白和黑是對立的顏色,代表著事物的兩面觀。山先生是一個固執非常的人,很多時候黑白分明,沒有妥協的餘地......」

  小黑打了一個嘴巴張到極限的呵欠,然後從沙發座位上跳下來,走到糧食盤邊,喀嚓喀嚓地開懷大嚼。

  小白瞇瞇眼,轉頭又瞄我一眼。我輕輕的撫弄著她白得發亮的背部,想著那許多已黑白模糊的現實。

刊於 589期《教協報》2011年5月16日出版

 
回 上 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