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年會員代表大會補筆
出版部副主任 陳國權 

 

(按: 有感於是次大會後社交網站貼有「過份演繹」的報道,筆者執筆前重溫大會的錄像帶,印證所見所聞,務求如實反映情況)

 當日在討論會務報告時,兩位會員代表先後兩次發言,第一位會員代表對理事會支持通過「修訂政改方案」表示遺憾,並提出兩個問題:(1)在「修訂政改方案」通過後的座談會上,理事會代表曾表示將會就政改問題進行諮詢,未悉現階段進展如何?(2)在政改的重要議題上,為甚麼理事會沒有在得到會員的同意後才通過投票支持「修訂政改方案」?另一位代表稱對於理事會交代「修訂政改方案」的整個過程不甚了解,並對「一次過立法」表示疑慮,亦質疑張文光議員在立法會的投票取態是基於個人判斷?其所屬政治團體的傾向?還是理事會的合法授權?

 對於上述幾個問題,主要由馮偉華會長和張文光副會長詳盡回應,鄭壽良總秘書,洪英豪理事和筆者略作補充。

 馮偉華跟進「修訂政改方案」通過後的會員諮詢一事,表示已委託中文大學進行調查,雖然問卷有觸及對於「修訂政改方案」的意見,不過,焦點在於前瞻性的政制發展,相信日內抽樣的會員會收到有關的問卷資料。對於交代政改的整個過程問題,馮偉華解說已在多期《教協報》詳盡報道,反映不同階段的變化,從普選聯的立場到對於公投的態度,以至於不同方案和路線的分析,可惜政治現實的發展始料未及,中方「區議會改良方案」的敲定突如其來,在時空的限制下理事會實在無法進行會員全面諮詢,而事實上儘管社會上意見紛紜,中大和港大的意見調查反映出約60%港人支持向前邁行,就算是並不如理想的一小步,也藉此突破僵局,以一步一腳印的態度,從長遠計爭取一次過立法,為爭取全面普選繼續奮進。為此,理事會經過深入討論,最後通過支持「修訂政改方案」,亦深明必須負上重大的政治責任。

 洪英豪補充說明諮詢意見固然重要,但是必須有充分的時間和適當的安排,而且理事會亦必須全面考慮不同意見和方案,仔細分析,最終作出適當的判斷。理事會在迫切的時間限制下,已竭盡心力反覆討論政改議題,而事後的解釋亦基於這樣的基礎繼續向前發展。

 張文光從立法會運作和政治現實的角度回應相關問題。 他清楚說明他是理事會授權的議會代表,投票基於理事會的立場和取態,不過,現實上在議會的投票程序中,他並不可能每次投票必然事前得到理事會的首肯。他一再解說這是代議制度的精神,在現有的立法會框架以及立法程序的制肘下,他的投票取向以大局和理事會總體意向考慮,個人判斷亦在所難免的相當重要。不過,在這次政改議題投票取向上,他是按理事會經過反覆討論後的決議而投支持票的。

 談及政治談判一事,張文光指出近半年的發展過程已有傳媒報道,亦已上載網頁。他補充說這是香港民間人士與中央代表的第一次「談判」,儘管中央代表的說法是「對話」而已。政治現實是有得有失,談判的特點就是不能贏盡所求,必然有取有捨,除非決意拉倒和決裂。談判既有「求大同存大異」的基礎,也必然面對有所妥協的難處。中央在最後關頭同意「修訂政改方案」可說是「讓步」的政治手法,而我們在行前一小步的前提下,仍必須堅持寸土必爭的態度,繼續尋求終極的一次過立法落實全面普選。

 馮偉華、張文光和洪英豪的回應未必是兩位會員代表所預期得著的答案,畢竟這樣的解釋也有一定的意義,而在瞬息幻變的動態政治上,有關考量、判斷和決議又豈只是簡單化的堅持原則和靈活運用策略而已呢!無論如何,經過交流和解釋後,出席的會員代表按程序投票是否接納政改方案在內的「會務報告」,結果如下:贊成122票、反對1票、棄權1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