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國的月和日

詩 ◎ 陳中禧/攝影 ◎ 小魚

 

             記得嗎
             季節是這樣開始的
             煙雨迷濛
             被稱為斷魂的時令
             朝著碑的方向默念
             一小撮人
             無論有沒有儀式
             他們都朝著
             一個方向默念一小撮人

             密不透風的月
             無論燭光能否出發
             大家能否再舉起凝重的杯
             朝著碑的方向想想
             曾被認為是魑魅魍魎的一小撮人

             這一小撮人
             在銘刻的那日
             曾朝著一個方向出發
             呼號那不可能的名字
             而被割斷舌頭

             是的
             一小撮被稱為魑魅魍魎的人

 

................................................

17 / 4 / 2011
筆者對於陸月和肆日的思念

〈陸月第肆日重組(二)〉及筆者其他詩歌,請瀏覽教協第二網站之「自由部落」:http://portal2.hkptu.org/modules/magazine/artindex.php?category=54

 

遺下半明半暗的痕跡刊於 588期《教協報》2011年5月2日出版

 
回 上 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