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特殊「學習」需要學童的老師也有特殊「教學」需要

霍立德

 

  記得十多年前,我遇到這樣的一個學生。他是一個沉默的小男孩,上課留心投入,對老師的講解能適當地回應。可是,他的中文科成績卻未如理想。不論是測考卷、默書簿、作文紙,還是日常的家課習作中,都經常出現令人難以明白的錯漏(不是左右倒轉,就是漏寫或多寫筆畫)。平日課堂朗讀課文時,他更顯得吃力辛苦,不是忽然跳行,就是朗讀錯誤(「手」字讀成「毛」字,「食」字讀成「吃」字等等),引得全班哈哈大笑。縱是如此,他總會盡力完成。同工前輩們都只說他難教,初為人師的我真不知如何是好。

  現在社會對學障的認識增多了,我們都知道這位小朋友「可能」是有「讀寫障礙」。在日常的教學工作中,我們不難發現每一班當中總有一至兩個有讀寫困難的學生,情況相當普遍。我們也明白有「讀寫障礙」的學生智力正常,只要給他們提供一些課堂支援,就可大大協助他們學習(就如有近視的學童需要戴上眼鏡學習一樣簡單的道理)。可是,大多前線的中小學老師並未具體了解甚麼是有效的課堂支援。面對有特殊學習需要的學童時,老師要有甚麼特殊的教學技巧呢?老師怎樣個別地安排和調適這些學童的習作要求呢?教學進度可以因此而調校嗎?老師如何解決考試評分的公平問題?老師與校方可以怎樣共同解決各種學障學童的學習困難呢?縱然根據教育當局三層架構的支援模式,07/08年度起的五年內,每校必須達到中英文科各有一名老師完成「讀寫障礙」課程的指標,這能滿足現時的需要嗎?

  我相信老師們都希望教好每一個學生,任何一個學生都不應被放棄。但是,我希望教育當局知道「有特殊『學習』需要學童的老師也有特殊『教學』需要」。

刊於 588期《教協報》2011年5月2日出版

 
回 上 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