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日子為甚麼這麼難?

權益及投訴部副主任韓連山

 逛書店瞄到中文大學講座教授郎咸平的新作《我們的日子為甚麼這難》,單是書名,已甚有同感,封面上印著一位雙手掩面的男子,描繪出來的痛苦與無奈,簡直就是本港教師的寫照!郎教授說的是祖國的境況,用十六條問題作引子,剖析中國人民的困局,如「為甚麼我們的收入這低?」、「為甚麼我們的食品這不安全?」、「為甚麼我們的年輕人沒有出頭機會?」等,有興趣研究祖國近況的朋友,此書極具參考價值。

 筆者要借題發揮的是:為甚麼我們本港特區內的教師的日子這難?要解答這個難題,當然並非三言兩語可說得清楚,我們要剖析的,必須包括「為甚麼我們的教改這麼難?」、「為甚麼我們的教育政策這麼亂?」、「為甚麼我們的教育官員這麼蠻?」、「為甚麼我們的校長這麼忙?」、「為甚麼我們的教師這麼累?」等眾多教育議題,相信也非這篇短文可涵蓋得了。

教師患抑鬱和躁鬱
 在教協會權益及投訴部工作多年,我的感受就正如郎教授新書封面那個男子所傳達的一樣;接觸的教師中,大部分也令人感受到同一個模樣;最近的情況更令人擔憂:教師群中患上情緒病的大不乏人,由抑鬱(depression)至躁鬱(bipolar disorder)的患者都有。每一次面見教師,或於電話傾談,或於電郵溝通時,我都能體會到他/她們的困境,我都會打從心底裡發出這個問題:「我們的日子為甚麼這難?」

 教師的工作環境,與校內同工的合作關係,是決定了他/她們的日子好不好過的重要因素。多年前有官校教師來投訴,當年掌管教育的羅范椒芬視察其學校時,校長告誡教師說﹕「上司提醒我,在羅太面前不能有反對聲音,經驗告訴我們,這樣做不會有好結果。我們賺錢就得為她們解決問題,而不是提出問題。」上有好者,下有甚焉,羅范椒芬蠻推教改,校長們誠惶誠恐,令教師說真話也這樣艱難,日子怎會好過?再重溫當年的教統局局長李國章的名句:“You’ll pay!”,明言不聽話者要付上代價,這麼蠻的掌權人,教師和校長們,又怎會有好日子過?

 李羅雖掛冠而去,但教改遺留下的難題一一湧現,由TSA至SBA、由新高中課程的推行至新高中文憑的認受性、由考核方法至評卷機制、由學生的適應至教師工作量的倍增,再加上自評外評政策、縮班殺校陰霾、直資學校財政和教科書分拆等問題,一大堆的疑難,教我日子怎麼過?程介明教授當年形容教改下的香港「是亂世,情況還不如巴勒斯坦」,批評教育政策一針見血,他還說巴勒斯坦「戰後的地方可恢復得很快,但政治災難卻可以令城市完全消失」,在這亂世中,日子不難過才怪!

合作式的工作環境
即使是亂世,即使是高官高壓推行政策,若校內能營造一個較和諧的工作環境,領導層能用較寬容的管治手法,教師的日子也會較容易過。學校本來仿如大家庭,成功的管理者不會把監察異化為挑剔、把合作模式變成階級鬥爭、把專業自主演化為盲從政策,本來難過的日子雪上加霜,正正回答了這個問題:「我們的日子為甚麼這難?」

 教協會也深明教師和校長們的日子為甚麼這麼難,除了權益及投訴部為你們分憂外,我們和香港小童群益會合辦的「教得健康支援中心」也籌劃了很多活動,歡迎大家與我們聯絡,難過的日子一同度,路上互相扶持吧!

 如同工在聘任事宜上有疑問,歡迎致電2780 7337與本部聯絡。(本會權益及投訴部聯絡電話 : 27807337或電郵: [email protected]

(本欄文章,請瀏覽www.hkptu.org/mainindex.php > 權益 >「權益與專業」專欄)


回 目 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