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識科教材的應用

趙志成

 

 續談新高中通識教育推行一年半後的狀況。通識教育的性質與其他科目不同,概念上根本就沒有主修通識科的教師,主修的意思應是在大學修讀的本科,有很系統和經考驗的知識。顧名思義,通識就是通識,不須主修,卻又能融會貫通各科知識,多方面考慮問題,這個主觀的理想意念,在實踐上卻與理想相距甚遠。

 沒有主修的概念,通識科教師總有拉雜成軍之感,本來在有充裕時間下,共同設計教學、共同備課和討論,既能建立學習型團隊,又能集思廣益,教材豐富有用,學生才學得有效。可惜事與願違,沒時間共備固然是問題,缺通識科的教學領導更是關鍵,共備時各憑自己的本科知識、教學理解、課程演繹,認真時可能各執一詞,堅持自己想法;匆忙時即急就章,分工為主,各自按個人理解設計教學,教師一直受個人在本科的學習影響,數理科的常要驗證,求真求正確,很多時在討論通識議題也期望有準確數目的角度、原因及詞彙,尤其是在考核學生的成績時;歷史科的教師在設計「現代中國」這個單元時則傾向陳述完整歷史事件、盛衰起落原因。校內如果有具專業權威的教學領導,能以學識學養服眾,自然可以既建基於各教師的強項,又能以通識科的理念和要求引領教師們設計和實踐教學。在現階段,這些校內教學領導極少,這些領導亦未必有信心自己的想法是正確恰當的,因此,大部分學校亦只能倚靠不應被稱為教科書的「教科書」,其實是未被審查、不受認可的材料。聽到官員強調一早聲明通識科不應用「教科書」,應發展校本教材的壯語,總有決策者不知人間何世之感。

 用「疑似」教科書,教師和學生都有點倚傍,是勉強在混亂中尋序,但在應用時卻不能與其他學科的教科書等同。在其他學科,教學時大抵可依書直說講解,利用附送的投影片、教材及習作,測考時大多是課本知識內容,模仿公開試的形式,包括形式簡單、學生又熟習的多項選擇題、資料回應題、長答題等,這些考核多與知識內容有關,要求學生運用分析、綜合、評鑑等能力也不多,答案也無甚爭議,信度(reliability)比較高,成績具可比性和一致性,學生和教師都習慣,「好」學生有好成績,「差」生不及格,變得理所當然。

 在通識科沿用這個教師和學生都習慣和滿意的「教」、「學」、「考」方式,問題就來了。第一是通識教科書的撰寫是唯恐遺漏,所以一切出現在課程綱要內的內容、概念、詞彙都要解釋清楚,「硬」知識沒少了,尤其是沒人搞得清(包括筆者)和準確分辨出甚麼是知識、內容、概念、說明、通識概念,以至通識單元內的議題、時事議題、大小討論題;較軟性的通識能力是甚麼也含糊概括:多角度是否最重要的原則、批判能力是否最高層次、多角度是否等如多幾個原因等等,確實無所適從;教科書只能臚列鋪陳,依書直述解釋,資料太多,消化不來,且又有可能與其他學科的學習重覆。所以教科書只能作教學流程的參考及依據,是參考書,讓學生與教師對某些概念及定義有較接近的認識,讓他們透過閱讀而明白,例如能源科技有關環境染部分,逐點解釋染種類、成因、結果等就不恰當了。我絕對知道語文能力不逮的和動機不高的學生一定落後,此又是取捨與照顧差異的問題。事實上在中國開放改革等議題上,有大量學生不懂的知識和詞彙,不教不明。

 第二是議題與討論部分,因為教科書是在一定的時間內出版的,所援引的時事議題、報章報道、各類資訊資料都不是適時的,單靠這些資料及議題嚴重不足,教師須作大量補充,但教師又擔心考試時不根據教科書學生又不懂答,出現不能具體仔細分辨好壞成績學生的情況,也不知如何交代。

 這就帶出中學通識教育最嚴峻的問題:學與考如何一致(align)的問題,即學生在學習時掌握的東西(內容、概念和能力)如何轉移至應用在考試上。

 因此,如何幫助學生在學習後掌握甚麼相關和重要的「通識概念」才是最重要和需有共識的。下期用教學例子說明。 (三談通識系列之三)

回 目 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