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未未「愛未來」 

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 潘嘉偉

 

 著名北京藝術家艾未未於2011年4月3日在北京國際機場突然被帶走,中國政府至今沒有給他家屬任何正式通知,只是在官方媒體說他因「經濟犯罪」被調查,甚至沒法知道他現被關押在甚麼地方。中國政府為何這麼害怕,甚至連最基本的法律程序都不顧呢?

 艾未未被帶走的消息引起了很多討論,筆者的推特(Twitter)不斷收到一些不明人士發來中傷艾未未的訊息,內容全是荒謬絕倫,這些訊息企圖抹黑艾未未的私生活,說他抄襲作品,不禁令人憶起文革時代的批鬥場面。當筆者貼上關於要求中國政府交代艾未未的下落,很快便有這些「五毛黨」給我留言說甚麼「又是艾未未?發這些沒用啦」、「你們不要再被艾未未騙了」等等。

 中國政府若有足夠證據,為何需要用這些下三濫手段來繼續抹黑艾未未呢?艾未未失蹤了,他根本沒法為自己辯護,艾未未的好朋友北京維權律師劉曉原也被帶走了五天,這樣不是說明中國政府無法無天嗎?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每次回應駐北京外國記者問及被關押的維權人士,總會公式地辯稱中國是法治國家,依法辦理有關案件。究竟如何「依法」辦理呢?除了「莫須有」的罪名,我們還有看見甚麼講道理的做法嗎?

 筆者相信,人們喜歡艾未未,不是因為他參與設計北京奧運用的「鳥巢」國家體育場,也不是只是因為他是著名的藝術家,而是因為他自2008年的汶川地震之後,不斷為弱勢社群發聲,以及他以率直和富創意的方式表達他的想法,引起人們思考公義的問題。政府不公佈地震死難者名單,艾未未便與朋友一起搜集死難學童的名單,每天在推特上寫上每位遇難學生的名字,以示對每位死者的尊重。他又經常以非常幽默諷刺的方式,以行為藝術來表達對不公義的制度的不滿。縱觀世界各地的行為藝術家,以裸體甚或更前衛的藝術方法來表達對政治和人權議題的關注比比皆是,如果連這樣曲線的批評聲音都接受不了,人民還有甚麼空間表達他們的不滿?還是只有不痛不癢和空泛的學術討論才能為中國政府所接受?

 執筆之際,艾未未剛獲選成為美國《時代雜誌》選為全球一百名最具影響力的人士之一,他是著名的藝術家,他原來可以選擇只做隱含的藝術創作,但他卻選擇冒險測試表達自由的底線,他的勇氣能否使我們看見中國異見人士的未來,甚或中國社會的未來?這絕對取決於人民的選擇,是否滿足於表面風光但只有部分人富起來的經濟發展?是否願意看見更多人因為表達他們的意見而失蹤、被毆打和關押?我們關注的維權律師和維權人士當中,有些如北京維權律師唐吉田和江天勇律師被長時間關押之後已經獲釋,但仍有很多人仍然失蹤,包括北京中國政法大學講師滕彪博士、上海律師李天天、廣州律師劉士輝和劉正清等等。我們只能慨嘆他們因為發表中國政府不喜歡聽的言論而要面臨打壓,還是我們要讓政府和人民清楚知道尊重法治和言論自由的重要性?

 希望我們都「愛」未未的勇氣,這樣我們才能「愛未來」。
 
 
  (原刊於第588期《教協報》2011年5月2日)

回 目 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