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焦點
張文光立法會辦事處
網址: http://www.cheungmankwong.org.hk
電郵: [email protected]

社區學院「分家」的公平假象


張文光

 教資會要求資助院校屬下的社區學院,在3年內完全脫離所屬院校,理由是兩者「關係密切」,其競爭力遠較沒有資助大學背景的私營對手優勝。教資會的建議表面上看似公平,但在教學資源「先天不足」的情況下,「分家」可能造成「窮鬥窮」的假公平現象,進一步衝擊自資副學位課程的質素。

 除了科技大學之外,教資會的資助院校都有開辦自資副學位課程。根據教資會的政策,院校不能利用公帑補貼自資課程。因此,院校過去主要是透過申請政府的「開辦課程貸款計劃」(建校貸款)興建社區學院,兩者的財政已是互相獨立,社區學院透過學費償還建校的貸款,以一個每年4至5萬元學費的副學士課程為例,估計當中有三分一被用作還款。再者,社區學院若使用大學的設施,也須向大學繳付費用。經七除八扣後,學費直接用於學生和教學用途上可見已所餘無幾。

教學資源先天不足
 然而,報告認為校舍和財政獨立仍未足夠,指出「社區學院座落公帑資助院校的校園中,兩者共用資源,例如圖書館、游泳池或後勤服務(財務、學生事務和人事等部門的服務)等,實際上難以確定院校收取的費用水平是否足以收回所有成本」。因此,報告要求社區學院在3年內「完全脫離」所屬大學。至於社區學院能否因著大學而享有評審的資格、能否借助大學的「名氣」招生等,報告則未有交代。為此,我在立法會提出質詢,要求政府評估和交代「分家」對社區學院所帶來的影響。

 根據教育局的回覆,建於「母校」校園內的社區學院,只有嶺南大學和城市大學。事實上,城大正是因為政府於03年撤走該校原有副學位課程的資助,導致校方一度要解散學院。經多方面的爭取下,城大才獲准在校園內撥出土地開辦自資的副學位課程。教資會要求院校與社區學院「斷絕關係」,有否考慮這些歷史因素?有否反省當年撤資對院校師生所造成的傷害?有否面對自資副學位教學資源「先天不足」的現實,避免在實行建議後,出現「窮鬥窮」和更大的不公平局面?

社區學院校舍的去向
 至於社區學院一旦脫離「母校」,有關校舍擁有權和使用權的爭議,特別是一些建在大學校園內的社區學院,究竟屬負責「供樓」的社區學院,還是歸負責貸款的大學所有?大樓又能否改變用途,例如供大學使用、出租,甚至用作發展私立大學?教育局解釋,如有院校希望對建成的校舍作出有別於申請貸款建議書內的安排,有關院校須事先向教育局提出申請。倘若教育局批准有關申請,涉及的校舍若提供予其他使用者使用,則需要向院校繳付租金。

「零資助」與「窮鬥窮」
 正如教資會的報告所指,本港八成的自資課程是來自公帑資助院校(包括職業訓練局)屬下的自資部門。因此,報告建議兩者「斷絕關係」,涉及的師生人數和影響範圍可想而知。政府當年撤走副學位課程的資助,課程被迫自負盈虧,學院只能依靠學費收入維生,既要償還建校貸款,也要維持課程的質素。除了校舍和財政獨立,以及向「母校」繳付服務成本之外,社區學院還要怎樣劃清界線,才能滿足「完全脫離」的條件?

  教育局表示,正探討社區學院完全脫離所屬院校的可行性,以及建議對社區學院、院校、學生和其他人士的影響,預算今年內作出決定。我認為政府在執行「分家」建議之前,必須為學院和學生提供足夠的資源過渡,包括為學生提供資助,讓院校可在合理的基礎下公平競爭,而不是罔顧現實、過橋抽板,像當年抽走副學位的資助一樣,以公平競爭作借口,迫使開辦副學位的院校一律在「零資助」下掙扎求存,甚至惡性競爭,將學院的生存和教育質素推向邊緣,製造「窮鬥窮」的公平假象,危害師生利益和課程質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