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無聲剝削 更可怕

教協報記者

 

 正當職業訓練局與局內工會商討改善短期合約員工的方案之際,忽然傳來失蹤多月,為毒奶案苦主申冤而被軟禁的趙連海的消息,兩者本來是風馬牛不相及,但弱勢社群被制度壓迫至噤若寒蟬,終日在惶恐不安的環境下工作或生活,不是同樣的恐怖嗎?

 教協會一直關注同工的合理權益和社會的公義,儘管職訓局已提出改善方案,包括將短期合約員工佔整體員工的兩成,調低至新學年的不超過一成半、有薪年假由《僱傭條例》最低標準的7日增加至12日,以及將長期員工(公積金制及連續性合約)與中短期員工(非連續性合約及短期合約)比例訂於65:35等,但方案對短約員工的保障仍然有限,因為在過千名的短約員工當中,只有250人可獲兩年的固定合約,餘下近8百人,仍要承受每3個月至1年不等的續約壓力。

爭取更多長期聘用職位

 會長馮偉華強調,教協會將繼續爭取更多長期聘用職位,讓新合約制度和短期合約的員工,皆可以有合理的晉升機會,也讓職訓局可以健康和穩定的發展。至於教職員由短期合約轉至新合約制度(NRP),以及不同合約制員工的升職安排,他指出,有關方案落實推行的細節,局方必須諮詢工會和同工的意見,以制訂合理和公平的機制,避免在員工之間製造內耗和分化。

 職訓局侮辱和剝削員工固然可惡,但更可怕的是令教職員長期受壓,被迫忍氣吞聲的文化和制度。從本會早前的問卷調查和投訴個案反映的意見所得,局內「一局三制」和刻薄剝削的制度存在已久,奈何卻一直沒有人敢於投訴,這究竟是短約員工逆來順受、是求助無門、是家醜不容外傳,還是制度迫使他們敢怒不敢言?本會早前發動第二階段的簽名行動,邀請不同聘用制度的同工簽名支持,扣除重覆的簽名表格,共收到667個簽名。

免於恐懼不平則鳴

 對於簽名行動的數字低於千多份回收問卷的數目,馮偉華估計可能與問卷不用記名,及同工擔心簽名可能有機會被認出有關。因此,他衷心感謝同工的簽名支持,因為每一個簽名都是得來不易的。他又指出,簽名行動已是最溫和的表達方式,然而,本會卻收到不少來自會員的電話和電郵,表示擔心簽名會被校方秋後算帳,恐怕職位不保,故不敢簽名支持,並感謝本會的努力,反映同工備受壓力和問題的嚴重性。

 馮偉華指出,除了先後與局內不同的工會代表和投訴個案事主會面之外,教協會亦不斷透過電郵通訊,讓同工了解事件的最新進展。他希望經此一役之後,能夠鼓勵同工不平則鳴,並支持工會的工作,合力推動校政民主和爭取更多長期聘用的制度,讓教職員可以在免於恐懼的環境下安心工作和表達意見。

 沉默不能改變事情,容忍只會助長情況惡化,就如揭露豆腐渣工程的譚作人、為環保和愛滋病人發聲的胡佳、為結石寶寶申冤的趙連海、為維權人士伸張正義的艾未未,以及草擬《零八憲章》的劉曉波,他們為了社會的公義而失去自由,然而,更悲哀的是連負責監察國家和地方政策的人大代表,連發起聯署或提案也要自我約束,我們怎能不覺悟和深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