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日本「3.11」災難的多元、

通識教學聯想

黃偉鴻

 

  禍福本無一定道理可循,就像日本3.11由九級地震所引發起的海嘯及核電廠洩漏幅射危機為例,人力與科技的力量,不能不顯得渺小。這正如日本首相菅直人所說:這次可能是日本歷來最嚴重的災難事件。然而,這事件對香港教育又有何意義呢?依筆者看,至少有以下幾點:

  一.作為情感及生死教育的一課,讓學生透過電視畫面及新聞剪輯資料,分享對禍、福、死亡的看法,並以當中某些「捨己為人」個案,突顯人道價值的可貴。過程中,亦可比較日本民族對災難事件的反應,與其他民族的不同。

  二.作為災難意識與危機管理反應的培育。比如:教師可藉著事件,讓學生扮演領袖的角色,叫他們指出,在危難情況之中,究竟該如要處理的問題,按緩急輕重的成分排列出來。亦可著學生按手頭資料批判一下,日本現時的處理手法,有何值得稱讚或改善的地方。

  三.作為通識科能源政策課題的素材,讓學生比較不同能源的真實效益與成本之餘,亦可著學生撰寫「贊成」或「反對」繼續發展「核能源」的報告書,並指出其他「可再生能源」於目前階段的局限性所在。

  四.作為倫理科教材,讓學生自行說出香港人於這件事上可擔當的角色,和學生又可以怎樣向日本人送上支持和慰問。另方面,亦可順道著學生思考中日韓的鄰居關係,該如何定位才恰當。

  五.作為思考教育的教材。讓學生分析中港地區「盲搶鹽」事件背後,政府、傳媒、學校及個人等多方面,究竟扮演了甚麼的角色。並著學生說出「盲搶鹽」這類行為,究竟屬於「智」或「不智」,對整體社會又會產生甚麼影響。

  六.作為食物安全等的討論基礎,讓學生真正了解何謂「食物安全」、「產地來源」、「成分標籤」等觀念,又可以讓學生評價香港政府現行的食物監察制度,對香港人是否真的足夠。

  七.作為香港政府及政策研究的一部分。著學生檢視這次事件中,政府各個部門,例如入境事務處、海關、食物安全中心、衛生署、天文台等等,是如何分工合作及把關的,它們之間的協調能力,又是否仍有提升的空間呢?

  以上僅是筆者粗疏的聯想,希望能拋磚引玉。

刊於 587期《教協報》2011年4月11日出版

 
回 上 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