濫用合約制

馮偉華

 

  政府自03年將大學薪酬與公務員脫鉤,教資會又更改了撥款制度,刻意將部分撥款和研究經費,改為以競逐方式批撥,結果令各大專院校面對前所未有的財政不穩,加上管理主義和市場化思維的入侵,大專院校的生態環境以至員工的薪酬待遇,皆出現了根本性的變化。

  過去十年,大專院校的合約員工比例大幅飆升,當中不少更是以短期合約聘用。據大學教育資助委員會去年向立法會提交的文件顯示,2009至10年,在八所受資助的大專院校中,六所的合約員工比率有上升,當中以城大合約員工的比率最高,達60%,其次是中大的51%及浸大的49%。由此可見,近年大行其道的合約制,已在大學裡蔓延,同工的職業保障變得愈來愈少。上月教協會也揭發職訓局「一局三制」,剝削合約教職員的薪酬福利,當中又以短期合約員工的情況最差。

  合約員工正面對種種不公平的對待,他們的工作內容往往與實任或長約員工相約,很多時更需要肩負更大的工作量,但待遇則相差甚遠,同工不同酬的情況極為嚴重。此外,合約員工每一至兩年便要面對全面而嚴格的考績評核,通過方獲續約,壓力很大。為了能獲續約,就算面對上司不合理的要求,又或受到不公平的對待,員工也被逼忍氣吞聲。院校要保留彈性,以合約制聘任部分員工,可以理解,但現在比例超高,已遠遠超出所需,兼且更以不同手法剝削員工,實在非「良心僱主」所應為。

刊於 587期《教協報》2011年4月11日出版

 
回 上 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