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田洋次的《學校》

陳國權

 

  山田洋次是日本電影界國寶級殿堂人物,被譽為「庶民劇」導演,十多年前拍攝過一系列四套名為《學校》的電影。他為香港人熟識的該是《黃昏清兵衛》(2002)和《母親》(2008), 以及四十八集的「寅次郎系列」(其中一集在香港上映時譯為《男人四十戇居居》)。

  筆者早前在「教得健康中心」和同工分享了《學校》系列之二( A Class to Remember II, 1996),反應不俗。電影刻劃的是北海道一所「護養學校」的故事。「護養學校」相類本港特殊學校的智障學校中學部。

  電影主軸是兩位智障學生假日時從學校宿舍出走,以及兩位老師駕車追尋他們的過程,並從憶述映像中反映師生在過去中學三年來的教學生活,其中傳遞的訊息多樣而豐富:智障學生之間的相處;父母對智障子女的心態;資深老師處理學生問題的方法;新教師適應教學的心路歷程;智障學生融入主流社會的困難;校長管理學校的態度......等等。導演手法平實,場面調度穩重,生活化的對話和旁白毫無說教意味,恰到好處點到即止,留下不少讓觀眾回味咀嚼的空間。

  愛心能感動反叛的靈魂;熱誠能溶化冷漠的心;耐性可以解放心智的桎梏。這不僅是一部向特殊學校工作者致敬的電影,也是值得所有老師觀賞和學習的教學法教材。

刊於 587期《教協報》2011年4月11日出版

 
回 上 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