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靜和平的一天

韓連山

 

  沒有甚麼特別事,不必趕著出外,早上睡夠了便自然醒來,天氣涼涼的,披上外套,刷牙洗臉刮鬍子,這鬍子也長得特別快,不刮鬍子那憔悴樣子也太具驚嚇效果。

  替小黑和小白添了糧和水,自己也弄點吃的,泡一杯茉莉香片,看看早晨新聞,又是核危機又卡達菲的,關掉電視,還是悠悠的《Enchanting Moments》中聽。

  繼續看村上春樹的《挪威的森林》,渡邊和直子、Kizuki、突擊隊、玲子、綠......,愛和性、激烈和寂靜、喪失和再生,生活就那樣平淡又不平淡的過。

  哼著 Martini 的《Plaisir d'amour》,隱約好像聽到 Elvis 的《I can't help falling in love with you》。小黑和小白各自在餐後梳洗,生活的富足活現在貓咪的臉上。

  見這天陽光很足,把床單被袋枕頭套一股腦兒丟進洗衣機,拿出來晾時那股芳香味,仰看藍天,突然想起英倫的歲月,Hyde Park 的青草地、Brighton 的海鷗、Nottingham 的 Cherry Tree Lane。回憶是令人迷惘的,那種熾烈的渴望永久不熄滅卻無法捉得住。晾衣桿上的床單隨風飄搖,CD機播著《Time to say good-bye》,思緒還是團團轉,找不到落腳點。

  小黑用爪子喀嚓喀嚓地抓沙發椅,小白懶洋洋的瞄它一眼,轉頭再睡。就是這樣安靜和平的一天,沒有甚麼特別事。

刊於 587期《教協報》2011年4月11日出版

 
回 上 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