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識IES的學習動機和評核

 

趙志成

 

 上期提到新高中課程推行一年半後,通識教育的學習狀況相當混亂,今期續談。要求學生進行獨立專題探究(IES)是一個很好的教育理念,因為我們認為學生會對事物、現象、議題產生好奇,經過探究和主動學習而得到最大的益處,既能「學會學習」,甚至可發掘新知識,成為有創見、具視野的人。這種「認為」,不是無根據的,大學內優秀學生的學習,無不如此;中學國際學校的學生、修讀IB課程的學生的學習,亦是如此;在過往少部分學生修讀高補課程的通識科時,學生提交的IES習作亦算順利。

 當推行至全港所有學生都「獨立」進行專題探究,並要符合統一的評分程序、步驟、標準和描述(rubrics) ,以達致公平評分,以辨優劣的考試目的,推行IES的良好意願便泡湯了。

 先不談弱勢學生所擁有的學習資源遠遠不及中、上家庭學生的不利境況,只談兩個最重要的學習因素,一是動機(motivation)、二是成果(outcomes) 。

 我們假設學生對學習好奇有興趣、主動探究,成果顯著而樂於學習,是內在動機(intrinsic motivation) 高的原因,大學生受論文導師、科研教授的導引下,可以對研習探究廢寢忘餐,成就非凡,更青出於藍;學習的氛圍,教師的教學態度、能力、要求都能令學生愛上學習,內在動機才會出現,所以,中、上產家長,對國際學校趨之若鶩,就是相信國際學校的學習氛圍,能令子女主動而愉悅學習,大量的閱讀、多元化的學習經歷、獨立探究,讓學生多方面發揮,不打壓、不追求標準答案,學生的內在學習動機就漸漸「塑造」出來了。反觀我們在新高中的緊密課程下(基本上學校教師及課程設計人員都把5年高中壓縮成4年),通識教育旗幟下的IES,全部學生在劃定的幾段時間提交統一要求的習作,與要有「高」內在學習動機的學生才最得益的IES的理念背道而馳;第一組別學生的學習,仍然是非常功利、公開統一試主導的,很多教師的教學亦強化這種現象,補習社的天王天后如雨後春筍,可見一斑。這些成績導向、靠外在動機(extrinsic motivation) 的學習,是所有學校的主流,學校的大動脈,我無意批判,因此,Band I學生看不到IES或校本評核(SBA) 的成績意義,沒動機做IES正常不過,Band III學生外在內在動機都缺乏,如何獨立完成探究,他們很多連簡單的家課也不交,令教師們發愁的不是習作質素、評分標準,而是如何追他們交習作。

 我常認為,在中、小學,小組式的專題探究(group enquiry study)較獨立式更有意義和效果,小組有商有量,有合作,就算各小組成員付出的努力不同,只要「肯做」和相互欣賞,為成果自豪,已經很有學習價值。可惜,我們的教育,不斷鼓吹個人成績,功利的自私觀令甚麼不需仔細評分的學習都錙銖計算,以為「公平」,因為我們受源於只求正確答案的MC題、填充題的影響過深,也不深入理解學習、評核與成果的關係。

 我們的官員,都是優秀的「局部」解難者,為可能不恰當、不成熟政策的推行而費盡心思:學生沒時間沒動機學習嗎?就劃定90小時(佔LS課時33.3%),加一句校本處理,究竟時數是否機械式根據原來IES所佔分數(30%)而劃分,還是知道IES的學習狀況;不懂探究的研習方法嗎?找個大學學者教研究法,就認為已有培訓,以塞悠悠之口;不懂「公平」評分嗎?就提交評分標準。

 高補IES能推行順利,固然因為人數少,成績高,沒甚麼人質疑公平性,更重要的是評卷時是接近「印象評分」(Impression marking),只有內容、原創性、表達形式、自發性等簡單因素。現在為了應付學校的公平要求,製作了準則和描述,又要保證有習作,分三階段,被迫分成:探究議題、資料搜集、習作產出,又再細分為十四點評分指引描述,我不再談如何調分(moderate)及分區抽樣、專人評分等問題,只是把原意應是培育學生主動探究的IES異化到機械式習作。

 假如我是教師,只要學生肯主動做IES,於願足矣,我用印象評分,不要小覷印象分,其實兼顧很多因素,要有很多專業能力和common sense,我從不怕學生和家長質疑,假如學校教師不斷受質疑,先自我檢討,這類學習,不用靠考評局的權威。

(三談通識系列之二)
 

回 目 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