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生被毀的無辜市民 – 劉賢斌 

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 蔣昭儀 

 

  2011年3月25日,四川異見作家劉賢斌,於四川遂寧市中級人民法院,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的罪名,被判監禁10年,剝奪政治權利2年零4個月。

 入獄10年,已屬相當重的罪名;更甚的是,這其實是42歲的劉賢斌第三次被判入獄;連同首兩次的判刑,累計被中共當局判處25年半的刑期!當劉賢斌這次刑滿出獄的時候,他將會是52歲,也就是說在他前面的52年人生裡,有25年半要在監獄中渡過,剛好就是半生。到底劉賢斌是誰,為甚麼坐牢要坐得這麼密,這麼久?

 先了解一下劉賢斌前兩次入獄的原因;第一次是於1989年,當時他還是中國人民大學的學生,因為參與了天安門學生民主運動,以「反革命宣傳煽動罪」被判處入獄2年6個月;第二次則是因為於籌組「中國民主黨四川委員會」,於1999年以「顛覆國家政權罪」被判刑13年。

 而這一次,是因為他在網上發表的文章,以言而被入罪;劉賢斌於2008年出獄後,參與聲援被捕的維權人士,簽署了《零八憲章》;也因看不過眼四川的豆腐渣工程而引致眾多學子於地震中無辜失去生命,以及當局將揭露及調查豆腐渣工程的譚作人和黃琦判刑,而先後發表四篇文章批評之。

 一個只是努力地追求民主,對於貪污腐敗的官員挺身指正的人,就這樣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被拘捕和起訴之;而判定一個人是否真的犯罪,還應通過公平的審訊;中國政府於1998簽署的聯合國《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第十四條有寫明被告的辯護權需得到保障;而《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第一百二十五條亦有列明:「人民法院審理案件,除法律規定的特別情況外,一律公開進行。被告人有權獲得辯護。」可惜,劉賢斌沒有享有這應得的待遇;於3月25日開審時,法官多次打斷劉賢斌的辯護律師替他作的無罪辯護;而劉賢斌自己預備了一份書面陳述,非但沒有機會讀出,而且還被違規沒收;就算辯護律師提出強烈要求,讓劉賢斌作出自辯,也被當場拒絕。最後劉賢斌也只能喊出短短的一句:「我無罪、我抗議。」這個抗議,最終法院也沒有放在眼裡,沒有給予他足夠的辯護機會,就判了他入獄十年。

 就算一個犯下殺人放火罪行的嫌兇,也應該獲得足夠的辯護機會,這不但是保障被告,也是對司法和執法機關公信力的保障——有甚麼證人證據,抗辯理由,在庭上一目了然;要是證據確鑿,依法判處合適的刑期,也自然較少人會質疑;但如今如此草率就下了這麼重的判決,難免引起諸多猜測,是否因為根本控告的理由也不充分,生怕辯方提出更有力的論點和論據,才這麼草草了事?是否地方官員為了禁絕對豆腐渣的批評,根本一開始就是想要把劉賢斌弄入獄,上上法庭也只是個幌子而已?

 另一方面,一次又一次地在不明不白的審判下將一個人送進監獄,其實是白白地斷送一個人的半生;「人生有幾多個十年」呢?須知道光陰一去不復返,雖云十年後又一條好漢,但畢竟他23至25歲、28至40歲、42歲至52歲的人生也就此斷送了:不能看著他女兒長大,不能趁父母身體狀況還可以時與之旅遊,多陪伴一下;就算出獄了,這些日子都不能重來,而且還是沒有經過公平的審訊就將之剝奪,與殺一個無辜者有很大的區別嗎?

延伸閱讀:
劉賢斌的法庭陳述手稿:
《像一個人或者像一個公民那樣生活和戰鬥》
http://minzhuzhongguo.org/Article/ShowArticle.asp?ArticleID=20149

 

回 目 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