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焦點
張文光立法會辦事處
網址: http://www.cheungmankwong.org.hk
電郵: [email protected]

考評局開天殺價
  家長無權落地還錢


張文光


  三四月天,是杜鵑放紅的季節,也是公開考試到臨的日子。一年前,我在這裡批評公開考試覆核成績收費過於高昂,阻嚇考生申請覆核成績的想法。

 最近,香港考試及評核局公布最受關注的2012年香港中學文憑考試的收費,語文科目每科要540元,其他科目則為360元,以一位最典型修讀四個核心科目另加兩個選修科目的同學為例,他的考試費便要2,520元。

 這個收費和現時的會考及高考比較又如何呢?以一位報考中、英文,另加5科的會考生而言,他的考試費為966元,文憑試遠比之為高。高考方面,如考生報考兩科語文科目,就算另加3科高級程度科目,考試費為2,448元,文憑試也比之高。

 考評局給我的資料,也有作出類似比較,但卻巧妙地將會考和高考收費加起來,得出文憑試考試費比現在還要便宜27%的假象,令人覺得文憑試收費並不高昂,但事實並非如此。

5萬多人多交過千考試費

 大家試想想,近年約有8萬日校考生應考會考,但他們能夠升讀中六的只有3萬人。即是說,有5萬多人考畢會考不會再報高考,他們本來只要付不足1千元的考試費,但現在要付2千5百多元,他們白白多交逾千元。

 現在,考評局不以會考收費作為參考,反而把文憑試的收費水平訂得比高考還要高,真是令人難以想像,又怎能服眾?

 雖說文憑試跟現存的會考和高考是兩個考試制度,不能劃一比較。但是,文憑試將兩個考試合而為一,從經濟學的角度來看,行政費用和相關開支一定降低,為甚麼現在文憑試收費還要更高?加上,考評局一直接受政府非經常性撥款資助,遠的不說,單在四個月前,該局便向立法會申請了合共1億4千萬元撥款,支付電子評卷中心租金和最後一屆會考和高考開支。

 根據考評局最新提交給立法會的帳目報告顯示,該局的累計盈餘已由09年的8千萬元增加至去年的8,800多萬元,收入的增加,主要來自會考和高考,當中查卷費更超越新高。一直以來,查卷費比該科的考試費還要高已經讓人質疑,但最令人難以置信的,是今年高考中、英文的重閱答卷費用竟要1,085元,比去年的890元增加了兩成二,其餘的會考和高考科目,重閱答卷費用也增加了兩成,遠遠超越通脹和薪金加幅水平。

重閱答卷費增幅逾兩成

 可以想像,文憑試將會引來更大的覆核試卷申請,尤其在於通識這個核心科目,評卷的客觀性已經讓人質疑,但這科直接影響進入大學,不引起爭議才怪,屆時考評局或許又會賺取大筆的查卷費用。

 雖然有這麼可觀的收入,但是考評局還一直叫窮。究其原因,就是因為開支太多所致。根據該局的年報,不計試卷主席、審題員、閱卷員及其他考試人員,該局的員工成本便由09年的1億7千萬元增加至去年的1億8千萬元,這已經遠遠超越有10萬人應考的會考總收入,如果考評局不節省開支,只繼續增加考試費用作為彌補手段,這將會觸動家長負擔水平的臨界點。

 考評局在傳媒茶上說,如立法會通過增設半額考試津貼,資助現時領取學資處各項「半額」資助的學生,會進一步減輕家長負擔。但問題是,這樣高的收費水平,就算減免了最貧窮的學生,但對於相對不夠貧窮,或者寧願自食其力也不領取綜援和學生資助的學生,他們能應付嗎?是不是要讓其他考生分擔寬免考試費學生的費用呢?

 由於考評局是香港唯一的公開考試和評核機構,家長完全沒有議價能力。原本一個擇優升讀大學的樸素考試媒介,現在變得商業味甚濃,處處要錢,又經常出錯,收費和加幅水平還遠超通脹,這還符合該局的抱負和使命,以及公眾的期望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