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遺物整理人看見的》:

讓死者帶著莊嚴而去

張文光

 

  我一直不忍心寫這本書,怕觸動傷心的故事。

  《遺物整理人看見的》,作者吉田太一,他是一個遺物整理人。

  遺物,當然來自死者。但遺物要僱用外人整理,死者通常是「孤獨死」。
不是一般的孤獨,而是長期的孤獨,死的時候沒有親人,直至出現惡臭,連親人也不敢處理,更遑論整理腐敗的遺體與遺物。

  因此,才有遺物整理人。

  但吉田太一看到的故事,實在震撼,讓人沉思,如何盡生者之義,以祭死者之靈?
一個死去一個月的父親,蛆蟲已在身體和被褥中大量繁殖蠕動,但卻沒有任何人知悉,而他的兒子卻住在四樓。

  一個精神病的獨居母親,丈夫離異,兒子已婚,在孤獨中自殺而去,滿屋是凝固成膠狀的血,電話聽筒更有血手印,是死前自行報警的電話。

  一個住在豪宅的80歲老婦,8年未掉過一次垃圾,也沒有親人探望她。死後,律師處理遺物,連睡房也入不去,因為垃圾有14噸。

  一個家境和親人皆富裕的老人,死去一年的遺體已變成木乃伊,身邊的蟑螂多得像牆上一張黑色的海報,薰了4小時才殺清光。

  書?有46個悲慘的故事,但吉田太一7年間處理了4000個「孤獨死」。他看到這些死者的「遺物」和「死亡方式」,決心要將「孤單死」的慘狀寫出來,讓故事傳開去,讓更多人感悟,減少「孤單死」的不幸。

  「孤單死」的故事,日本有,香港也有。這是一個老化的社會,冷酷的人際關係的寫照。

  人們啊!關心身邊的老人吧,讓他們有生之愉悅,有死的莊嚴吧!

刊於 586期《教協報》2011年3月26日出版

 
回 上 頁